一拍两散
  • 一拍两散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徐宴
  • 更新:2022-09-13 05:33:00
  • 最新章节:一拍两散第3章
继续看书
跟陆予阔分手的第三天,陈念抵挡不住内心的痛苦,大半夜起来,打车去市中心吃火锅。结果在门口遇到他两个同事,还被迫拼桌。其中一个是心外科之光,徐晏清。

《一拍两散》精彩片段

跟陆予阔分手的第三天,陈念抵挡不住内心的痛苦,大半夜起来,打车去市中心吃火锅。

结果在门口遇到他两个同事,还被迫拼桌。

其中一个是心外科之光,徐晏清。

外号:徐神。

这人专业牛逼,长相帅。

年纪轻轻能在心外科混出名堂的,他是独一份。

帅也是真的帅,喧闹的火锅店里,他简直是鹤立鸡群的存在。

耀眼又出众。

听他们俩聊天,应该是刚做完一台手术下来,徐晏清没什么表情,大部分时候都在听,偶尔蹦出几个陈念听不懂的专业术语。

手伸过来拎走陈念跟前的茶壶。

徐晏清的皮肤很白,袖子卷到手肘,露出一截小臂。倒茶时,小臂用力,肌肉紧绷,线条流畅又性感。

修长的手指,搭在杯沿上,并没有立刻端起水来喝。

他的指甲修剪的很干净,指尖是健康的浅粉色,骨节分明,是一双很有力量感的手。

大概是她的目光有点赤裸,徐晏清突然搭话,“陆予阔什么时候到?”

沙哑的音色,透着一丝倦意和清冷。

陈念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是跟她说话。

她回答的有些磕巴,“没叫他,我自己出来吃的。”

老冯饱含深意的看向她,“吵架了?”

陈念笑着摇摇头。

她想,可能是她长相看起来很好欺负,所以他们都把她当傻子看。

陆予阔出轨对象就是他们科室新来的实习医生,长得漂亮,最主要是身材好,前凸后翘的。

是男人最喜欢的类型。

陆予阔闹出的动静太大,有住户报了警,警察到了以后,就把人给带走了,还联系了交警,过来处理车子。

有警察上来敲陈念家的门,但没人开,主要是陈念脱不开身去开。

……

陆予阔被警察带走之后,非常的配合。

一到警局,就主动承认了错误,也没把陈念的事情说出来,只说是私人恩怨,一时冲昏了头,做出了过激的举动。

并主动提出等车主来,他亲自道歉,并给予赔偿。

警察见他态度还行,也就没怎么为难他,先拘他二十四小时,并按照他的诉求,去找了宾利车的车主。

陆予阔坐在拘留室耐心的等着,他心里狂躁到极点,反倒能保持镇定。

那一声含着嘲讽的轻笑,到这一刻依然在他耳畔,刺激着他的神经。

一直等到晚上。

才有警察过来领他出去。

他有些急切,问:“车主来了?”

“是。”

“是本人么?”

“应该是。”

陆予阔紧咬着牙关,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

到了办公室。

小警察敲敲门,“范叔,人带过来了。”

范德点了下头,他已经大致了解了情况,看到陆予阔,便起身对沙发上的男人,说:“呐,就是他。你两之间有什么是非恩怨,今天在这里说清楚。”

范德拿着保温杯,走到陆予阔身边,见他满眼怒火,蠢蠢欲动,微的皱了下眉,劝道:“年轻人脾气难免暴躁,我很理解。但咱们这是法治社会,以和为贵,暴力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你自己身陷囹圄。”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起身,冷厉的目光望过来。

然,陆予阔已经按捺不住,毫不犹豫的一拳头挥了过去,“你他妈敢睡陈念!”

是男人最喜欢的类型。

陈念平日里忙,要不是那天拿他手机转账,不小心看到对方发给他的露骨照片,至今她都还蒙在鼓里。

火锅很辣,辣的她眼睛都发热了。

老冯很识趣的没再跟她说话,继续跟徐晏清讨论手术细节。

老冯吃到一半,被家里的电话催着,被迫回去了。

四方桌上,就只剩下陈念和徐晏清两人。

倒是意外的和谐,两人各吃各的,互不打扰。

吃完,徐晏清去结账。

陈念可没想占他便宜,跟在他后面,说:“你开一下收款码,我给你钱。”

“你会开车么?”徐晏清一边扫码付款,一边淡声询问。

陈念不明所以的点了下头,“会。”

“那麻烦你送我回家。”他注意力放在手机上,空出一只手把车钥匙递过来,补了一句,“就当抵了火锅的钱。”

俨然是把她当代驾使唤了。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火锅店,车子就停在附近,大众途昂,还蛮低调。

陆予阔以前提过,徐晏清家庭背景很深,据说城西那家私人医院就是他家开的,逼格很高。

对街是东源市比较有名的五星级酒店,陈念站在车边,看着这繁华街市,有片刻出神。

她拉开门,弯身对着已经坐好的徐晏清,道:“你请我吃火锅,我请你睡酒店,怎么样?”

他神情疏淡,不咸不淡的回:“我不跟同事女朋友玩。”

陈念:“我不信你不知道陆予阔跟你小学妹在一起了。”

徐晏清侧目看向她,眼里带着审视。

他这样的男人,身边一定不缺环肥燕瘦,自动上门的女人。陈念自知有几分姿色,但未必能入得他的眼。

当陈念心生退意的时候,男人倏地一笑,说:“你别后悔。哭了,我不哄的。”

陈念一点也不后悔,只是没想到徐晏清这么凶猛,差点就哭了。

她怀疑他只是在释放压力。

大概是折腾的狠了点,徐晏清亲自抱她去清洗。

挺温柔的。

只是洗到一半,他接了个电话,有事先走了。

陈念在心里给了他一个差评。

但总得来说,他技术挺好的,估计不是第一次。

清晨,陈念起的艰难,陆予阔的电话,一大早就打过来,她没接。

隔了一个钟头,给了条短信。

你妈出车祸了。

半小时后,陈念赶到医院,陈淑云已经被安排进病房,膝盖伤的很严重,得手术。

分手的事,陈念还没跟陈淑云交代,没法交代,陈淑云还指着她能够嫁给陆予阔,来改善他们的生活水平。

她坐在旁边,看着陆予阔跟以前一样,一口一个阿姨叫的亲热,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她待的难受,见缝插针的开口,“我回去拿点日用品。”

刚一出病房门,陆予阔就跟出来,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不由分说的拽着她进了附近安全楼道。

“你有毛病!干嘛动手动脚!”

陆予阔铁青着一张脸,粗鲁的扯开陈念的衣领,质问:“这什么?你偷男人!陈念!”

陈念涨红了脸,“我已经跟你分手了!我的事你管得着么!”

“艹!我他妈当你宝贝似的供着,一根手指都不碰你,你现在背着我跟野男人滚床单!你当我什么!我告诉你妈,你信么!”

整个楼道都是他的声音。

陈念下意识要去捂他的嘴。

陆予阔一把抓住,手劲很大,彰显着他此刻的愤怒,“你骗我!陈念,你竟然敢骗我!是我太把你当回事,让你忘了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了!”

陈念红着眼,声音发颤,“是你先出轨的,你哪儿来的脸质问我!你这个混蛋!你再动一下,我就喊人了!”

陆予阔像发了疯的野兽,“你喊!最好把你妈喊过来,来好好看看你这副鬼样子!”。

他一把掐住她的脖子,那力道,简直恨不得一手将她掐死。

就在陈念自觉要交代在这里的时候,一道清冷慵懒的声音在楼道里响起。

“咳,抱歉。”

陆予阔瞬间松了手,陈念猛烈咳嗽了几声后大口喘气,视线越过陆予阔的肩膀,看到站在楼梯上的男人。

是徐晏清。

他身着白大褂,斜靠在扶手上,姿态懒散,一只手夹着烟,神色淡漠,“我刚下来的时候,护士长在找你。”

陆予阔将陈念的衣服拉好,转头便换了副表情,冷声说:“知道了。我先把我女朋友送下楼。”

徐晏清吐了口烟,漫不经心道:“很急。”

他们的科室几乎都是重症,陆予阔耽误不得,若是说急,那就是真的急。

陆予阔咬了咬牙,压着嗓子对陈念说:“晚上下班找你!”

陈念捏住被撕破的衣领,咬着唇,回:“你来我就报警!”

陆予阔瞪她一眼,没再耽搁就走了。

楼道内就剩陈念和徐晏清了。

徐晏清站在原地没动,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慢吞吞的抽着烟。

不知道在想什么。

陈念看过去,发现他的目光在自己身上肆意游走打量,那一瞬,她觉得自己像他砧板上的一块肥肉。

烟雾缭绕下,那双迷雾般的眼睛,透露着危险。

这让陈念不太舒服,她的脸色在他的注视下,一寸寸的白下去。

捏着衣服的手紧了又紧,试图打破这奇怪的氛围,便干巴巴的说了声谢谢。

徐晏清抽完烟,才走下来,把烟头丢进旁边的垃圾桶,毫无歉意的说:“抱歉,昨晚上没克制住。”

陈念眼红红的,跟小白兔似的,让他觉得自己是个畜生。

徐晏清走近,她下意识后退,鞋跟抵住墙面,退无可退。

两人之间的距离慢慢变近,他身上的气味将她完全包围。

“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是询问患者的语气,认真的,负责的。

陈念不看他,轻声回答:“没有。”

他从裤兜里拿出一张房卡,“晚上去这里等我。”

这意思很明白。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