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完整作品阅读
  • 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完整作品阅读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汾清三杯
  • 更新:2024-07-03 20:18:00
  • 最新章节:第26章
继续看书
角色为嬴政赢子婴的古代言情小说《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文章正在火热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汾清三杯”,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各位书迷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好你个王贲啊,这等拍马屁的方式,实在过于丑恶。竟然,想要军功分给大王?大王需要军功吗?“都别猜了!”嬴政笑着颠了颠了腿上的子婴,道:“正主在这呢。”子婴差点被大父给颠了下来,小手忙地捏住了嬴政的衣服。众人错愕地望着子婴,三岁粉嫩的小脸此刻还有点不高兴。好半晌,才有人问:“大王说的是小公子?”......

《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完整作品阅读》精彩片段


“……众将齐心,均愿与谋划者共享军功,共攒得173颗头颅,让大王按律进行嘉赏!”

赵高读完,顿时整个大殿内沸腾了。

原来这军报里,还有这一段话,王贲和将士们竟然要分出这些个军功给谋划者。

足足173颗人头!

这个军功实在太过骇然,最让大家没想到的是,这些人竟然愿意分享出这个军功。

什么时候,大秦的军功这般的被人嫌弃了?

原本,百官以为,能抢了项燕的粮草,这是王贲将军有勇有谋的结果。

可谁曾想,这等计谋,原来是有人出的。

谁人出的?

首先可以排除大王,大王可是不需要军功的,而大王身边只有两个亲信,一个是赵高,一个是李斯。

赵高主管刑罚,可不懂得怎么打仗,倒是李斯掌管兵马后勤,对于敌军调度粮草的方法和时机,比一般人要看得远。

李斯的可能性更大!

不少个大臣们,都已经望向了李斯。

而王绾则是更直接,已经上前拱手恭喜了,“恭喜啊,李大人。”

有王绾开了头,其余人也生怕落了后尘,顿时不少人围了过来,对着李斯拱手道喜。

李斯闻言,连忙摆手道:“诸位大人,恭喜错了,我才疏学浅,岂是能想出这等计谋的人呐。”

“那?那能是谁?”

众人不解,顺着李斯的目光,望向了高台。

台上,大王坐着搂着自己的孙子,正笑眯眯地望着众人,而赵高和蒙毅站在一旁。

李斯的暗示已经很明显了,这是台上的人出的计谋。

蒙毅虽为武将,可并未参加过实际战斗,军事经验不足,不会这等奇谋。

大家的目光,全都聚焦在了赵高的身上。

被众人这般盯着,赵高也觉得浑身发毛,“别望我呀,我哪会什么行军打仗?”

也是,赵高哪里会什么调兵遣将?

不是赵高能是谁?

台上还有其他人吗?

众人皆是不可思议地望着大王,那这台上不就只有大王了?

好你个王贲啊,这等拍马屁的方式,实在过于丑恶。

竟然,想要军功分给大王?

大王需要军功吗?

“都别猜了!”嬴政笑着颠了颠了腿上的子婴,道:“正主在这呢。”

子婴差点被大父给颠了下来,小手忙地捏住了嬴政的衣服。

众人错愕地望着子婴,三岁粉嫩的小脸此刻还有点不高兴。

好半晌,才有人问:“大王说的是小公子?”

三岁孩童,竟然出了个奇袭运粮队的计谋?

这是何等的匪夷所思,可看大王和李斯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

百官的反应,嬴政很是受用:“怎的?我的孙儿就不能是出谋划策的人?”

大王这么一说,精明的人已经拱手道喜了。

可李斯心里清楚,虽说是子婴开了个头,可这计谋最终还是大王想出来的。

只是军报上,把计谋推给了子婴,说是子婴一人想出来的计谋。

可没想到这王贲,竟然顺杆爬,好家伙,直接让下属把一半的军功分给子婴。

人家可是大王的长孙,生下来就有爵位,哪里需要这点可怜的军功?

可李斯哪里知道,这些军功乃是王贲下属心甘情愿让出来的,一方面是真心感谢,另一方面,也是让小公子,在这咸阳王宫内,能有些依仗。

三岁的小孩,离了爹娘,这帮个王贲手下的老将士能帮衬个自然要帮衬。

可古往今来,哪有给自己孩子封爵位的?

可看大王的意思,真的要给自己的孙子封个爵位?

胡亥放浪的笑声,自然被子婴听到。

奶娘听到这侮辱般的话语,没有应声只是加快了脚步。

这宫内可以保护小公子的,只有大王,但,小孩们之间的打闹,大王是不会管的。

“放我下来。”看着奶娘闷头赶路,子婴吩咐道。

这胡亥都欺负到跟前了,自己不能不接话茬。

怎么算,自己都是大父的长孙,饶是这胡亥高自己一辈,那又如何?

一想到十几年后,大秦就要灭亡在这个人手里,既然自己要改变历史,这胡亥是绕不过去。

奶娘听到小公子的话,心里一惊,连忙哄着道:“时辰不早了,小公子想必也饿了,奶娘带你回屋……”

子婴确实有点饿了,可眼下这祸根就在眼前,而且都欺负到脸上来了,子婴不想这般放过。

“放我下来。”子婴又重复了一句。

“小公子,这胡亥昨日被国夫人收为子嗣,现在可得意的很,你非要触他的眉头……”奶娘继续劝慰道,诚然忘了怀里抱着的,不过是个三岁的孩子。

子婴一脸认真,奶娘无奈,只得放下了子婴,可还是把子婴护在了身后。

就算拼上了性命,她也不会让别人伤害小公子。

一旁的胡亥见状,开怀大笑,脚不住地蹬着身下大一点的孩子。

那孩子疼的吃紧,连忙侧身想要躲避胡亥的攻击,可这一挪,使得背上的胡亥直接摔在了地上。

“你干什么!”这一下,摔得胡亥七荤八素,一旁被胡亥欺负的子嗣都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嬴政子嗣众多,可像胡亥这般惹人厌的,反倒不多。

一旁的侍女们,连忙过来搀扶胡亥。

子婴看到这一幕,跟着笑了起来,道:“胡亥,你这给谁行礼呢?”

正恼怒的胡亥,听到这边嘲讽,顿时骂道:“没大没小!都不知道长幼尊卑了吗?”

胡亥说的没错,这边的孩童可不光比子婴大了几岁而已,反而都要长子婴一辈。

本来,子婴并不想多惹是非,可这位是胡亥,亡秦的始作俑者,给谁笑脸也不能给他,于是喝骂道:

“不懂长幼尊卑的是你吧?我乃大王的长孙,你算什么?”

这同样是大王子嗣,可挂着一个长子就是硬气,何况不光母凭子贵,子也凭母贵!

这胡亥的生母是谁,子婴并不知晓,想必也是比不上芈家加上王家的权势,就算芈家倒了,可当朝实权的王家,岂是那般容易欺负的?

出来混,要讲究背景,这胡亥怎么和自己比?

子婴幼小的身躯插着腰,显得有点滑稽,可没有一人敢嘲笑。

王宫内没有新鲜事,昨日听说大王长孙开了口,这些个侍女早就知晓。

可胡亥却并不知晓,听到子婴开口,也顾不得疼,从地上窜起来,诧异道:“哟?小哑巴开口了?倒是稀奇。”

子婴不屑一笑,这时候的胡亥不过五岁孩童,自己还治不了他?

呵斥道:“你骂我哑巴?好好好,秦王的长孙是个哑巴,胡亥说的,你们都听到了,记得给我作证,我找我大父去!”

说罢,子婴迈着小脚就朝着院门外走去。

胡亥没理解子婴话的意思,倒是一旁胡亥的侍女小声说了几句,吓得胡亥连忙道:“站住!我……我可没说……你别冤枉我。”

子婴没有搭理,径直朝着院外走去。

此时的他,也只有三岁,能吓一下胡亥也是不错。

见子婴不搭理自己,兴许是真的害怕了,胡亥连忙小跑过来拦住了去路,“站住,那个……你别乱说,不行……不行我把我的坐骑给你骑!”

说罢对着刚才骑在身上的孩童,招了招手,那人看到胡亥这般缩了缩脖子,站在原地不想过来。

秦王的这些子嗣,各个都有生母,也就这胡亥母亲难产死了,没有人教养下,这胡亥下手也没个轻重。

多数的兄弟姐妹,都不想和胡亥玩耍。

这一次,若不是胡亥被国夫人收养了,这群人哪个会和他玩?

这一时的命令,那人自然不愿意遵守。

见那人不理会自己,胡亥正要发怒,一旁的子婴开口道:“那么高的人,我可爬不上去,就你来当我的坐骑吧,顺着这院子里爬上三圈,我就不告诉大父!”

胡亥没想到子婴会提这种要求,除了自己的父王外,他可不惧怕任何人。

可眼下,胡亥毕竟五岁,已懂得什么是面子,直接拒绝道:“你说去吧,你以为你空口白话父王就能相信?”

“不相信?听说你刚被国夫人收为儿子,若是这般欺压兄弟间的事被大父知晓……”子婴话说到一半,胡亥已经汗流浃背了。

胡亥以往的日子虽然潇洒,可大多数的兄弟姐妹都不愿意与自己玩,直到成了国夫人的儿子后,胡亥才尝到了甜头。

不需要自己主动,就有不少个兄弟前来找自己玩,攀附关系。

若,真的由今日之事,让国夫人不认自己,那是万万不能的。

于是胡亥只好忍气吞声道:“三圈不行,只能一圈!”

胡亥这认怂,子婴并不意外,这年头五岁的小孩,自然最怕大人。

于是子婴拍拍胸脯道:“行,就一圈。”

说完,示意胡亥趴下。

胡亥身子一矮,顿时趴了下去。

三岁的子婴,踉踉跄跄般爬上了胡亥的背。

刚才被胡亥欺负惨了的小孩,看到这里顿时心中畅快,毕竟是小孩,掩盖不住内心的想法,有人直接喊道:“快爬!爬快点!”

胡亥咬着牙,背上的子婴也催促了起来,无奈之下,胡亥只得低着头开始爬了起来。

周围的侍女愣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胡亥也有两位侍女服侍,刚才胡亥欺负人的时候,她们就站在一旁看着,眼下别人欺负胡亥,她们不知道是否要阻止。

骑在背上的,可是大王的长孙,芈华夫人人虽然不在了,可余威还在。

两个侍女望了一眼,都低下了头。

而子婴的奶娘,哭笑不得地看着这幅闹剧,好在得意的是子婴,她自然不会阻止。

胡亥爬的很快,他想尽快地结束这段带着屈辱意味的游戏,刚爬了半圈,站在院门口的一个侍女突然小声道:“别玩了,国夫人来了!”

这句话,吓得胡亥立刻就想站起身,可子婴双脚夹着他的脖子,挣扎了几下没站起来。

“耍赖?说好的一圈就一圈!”子婴可不管什么国夫人,胯下的可是自己的宿敌,如果不是不允许,他就想直接宰了这小子。

背上的子婴不撒腿,胡亥无法挣脱,可国夫人马上就来,胡亥可不想让自己的娘亲看到这般情景,他嘶吼着又挣扎了几下,可子婴的小腿死死夹着自己的脖子,手臂就这自己的衣领,竟然无法挣脱。

胡亥大怒,直接趴在地上,右手伸到后背去,揪住了子婴的衣领,顿时用尽了吃奶的力气,要把子婴给摔下来!

毕竟,胡亥比子婴大了两岁,吃奶的力气用上后,子婴只觉得身体一斜,整个人朝着地上摔去。

情急之下,子婴一口咬住了胡亥的手,下落之势顿时慢了许多。

就在这时,国夫人和赵高走到了院门口,而胡亥凄惨的叫声也同时响起:

“啊!!!!”

饱餐一顿后,子婴一个人躺在床上,天色已黑,大部分人都睡下了。

门外两个侍女坐在长椅上,防止夜间小公子起夜需要服侍。

刚才奶娘非要和小公子一起睡,虽说自己才三岁,可还是习惯了一个人睡。

拗不过自己,奶娘只得去外屋睡着。

忙碌了一天,子婴着实累了,躺上不久后就沉沉地睡去。

梦里,子婴如愿地坐在了那座龙椅上,台下众臣对他参拜行礼,他在台上挥斥方遒。

可转而梦境一晃,整座咸阳城大火连天,浓烟滚滚,四处残破。

无尽的铁骑踏入王宫,还未等自己反应过来,一把大刀砍向了自己的脖子。

“不要!!”子婴在梦中大叫醒来,望着眼前紧张的奶娘和宫女,他才发现自己是做梦。

“我的小公子,你终于醒了,我差点就要去请大王了。”奶娘看到子婴醒了,伸手抹去了眼角的泪花。

如果小公子有个闪失,他们这群奴仆都得陪葬。

子婴小脸煞白,一想到不过是做梦,深呼一口气。

顿了顿,对着奶娘笑了笑,“不打紧,做了个噩梦。”

对于子婴可以如此流畅的交流,奶娘很是惊奇,可毕竟是大王的子孙,只要开了窍,那定然是聪慧无比。

对于小公子这成人般的言语,奶娘也并未疑虑,“来,睡了一觉兴许是饿了,先吃点,说罢又去掀衣服。”

……

饱餐洗漱完毕后,子婴望着奶娘,好奇道:“奶娘,你年纪也不大,为何奶水这般充足?”

子婴估摸这奶娘年纪不足二十,在他那个时代,算得上很小的年纪。

奶娘闻言脸颊一红,好在这小公子年纪幼小,于是笑道:“年纪不大?我都有两个儿子呢!”

她说完伸手比了一比,“比你矮上不少。”

子婴看她描述的高度,这两个儿子竟然还没自己高,恐怕还不到三岁,于是好奇问:“你这两个娃,年纪不大,你在这喂养我,他俩咋办?”

“咋办?有着米粥喝呢,我在这宫内一月可得三百钱,养我那家绰绰有余了。另外,阿母也会帮寻着找些其他乳娘喂养,长得比小公子还壮实呢。”奶娘一边说着,一边收拾着房间。

一讲到自己的两个孩子,眯着眼的高兴。

子婴闻言点点头,虽然不知道三百钱是多少,估摸也够一家几口人的吃穿用度。

时候尚早,子婴闲聊着继续问:“那你夫君呢?”

说到自己的夫君,奶娘抿嘴一笑,“这可对亏了夫人,给他也寻了个差事,在兵营里寻了个医师的缺,帮助救治伤员。比起其他人,我们家都很满足,全家平安,吃穿用度不缺,甚好……可惜了,我那妹妹一家……”

说到这里,奶娘停顿了下来,子婴没有追问,在这乱世中,有几个能如奶娘一家一般?

就在这时,一位侍女进屋道:“小公子洗漱好了没?时候不早了,得去给夫人请安了。”

奶娘一惊,看着天色估摸是有些晚了,连忙走近把子婴给抱了起来,“小公子,今日咱们去给国夫人请安。”

以往里,子婴每日要给芈华夫人请安,可现在芈华已经被逐出宫,大王的子嗣,照理得给另一位夫人请安。

国夫人乃当世齐王的妹妹,早年与芈华夫人一同嫁给大王,可惜未有子嗣。

也是在她的帮助下,秦国与齐国结好,互不攻伐,在秦国攻打赵国、燕国、楚国这时间内,齐国一直按兵不动。

日常里,国夫人没有子嗣,可大王还是让其他公子们前去请安,今日子婴还在宫内,自然也要前去。

请安这种事,子婴倒是无所谓,任由奶娘抱着前往国夫人的住处。

好在王宫不算太大,走了一炷香的时间,就到了一处院落。

这院落三进三出,和子婴住的差不多大。

嬴政在这方面,并未对两位夫人有所差别,可大多数情况下,却是留在芈华夫人那里留宿。

现在芈华夫人走了,整个后宫之内,自当是国夫人一人说了算。

等到子婴到了院落门口,外围的院落里,已经有不少的小孩围在一圈玩耍。

这些都是请过安的孩子,趁着这机会,在这疯玩,一旁的侍女们只得候着。

奶娘害怕小公子想玩,于是笑道:“待请了安,便来一同玩耍。”

子婴点点头。

到了里院,奶娘将子婴放了下来,自己没有进去。

一旁的侍女,看着可爱的子婴,想要伸手去抱,可还是止住了。

这可是大王的长孙,一般人可没有资格抱,于是拉着子婴的小手,进了屋内。

到了屋内,子婴看到中央上首坐着一位美妇人,此刻正在闭目养神,显然就是国夫人了。

而一旁站着一位官员,竟然是赵高,自然没想到赵高会出现在这里。

看到子婴进了屋,国夫人低声道:“子婴你来了,来快到我这里来。”

子婴一愣,原本以为要下跪呢,可国夫人却是把他直接抱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国夫人面露惋惜之色,道:“我那可怜的妹妹,受了昌平君的牵连,才有如此下场,可怜你才三岁,以后你就住我这院里吧。”

听到国夫人的话,赵高一愣,连忙道:“夫人,这……可不是太好,小公子的父母还在呢。”

赵高听出了国夫人的话,这是要把子婴放在自己身边养,可这是长孙啊!

他父母还在呢!

“在哪呢?”国夫人瞪着赵高,继续道:“雍城虽说离咸阳不远,可这三年期限,你让这三岁小娃一人生活?无爹无娘,养出什么病来,你担着?”

赵高一愣,没想到国夫人这般激动,立刻闭嘴不言,他今日来,可不是和国夫人吵架的。

可国夫人想要让小公子寄养在这,属实离谱,如果还是昨日口不能言的子婴倒是没什么问题,可昨日在大殿上,面对百官这小家伙可是面不改色,差点让大王罢免了李斯。

昨日两次子婴说话的契机,赵高自问,这个三岁小儿可不简单。

如果说第一次开口,是人撺掇,这第二次,可没人在身旁。

不理会赵高,国夫人说完,回头望向子婴,带着一丝笑意,对旁边的侍女道:“去,把旁边的偏房收拾好,今天开始,子婴就住这了。”

子婴一愣,稚嫩的小脸一脸委屈,这人可不是自己的至亲,在这深宫院内,谁知道有什么心思。

他略微思索了下,眼睛顺着国夫人的脸庞向下移,片刻后一脸的不乐意道:

“我不要!你又没有奶给我喝!”

雍城本就是秦国训练新兵的地方,这里有将士很正常,可子婴没想到,这里还有这般多的百姓。

那些个百姓好似,也是在等他到来一般。

等王燕抱着子婴前来,这百姓里却是窃窃私语,终于见了正主,好像也没生得和魔王一般。

一阵爽朗的笑声,拉回了子婴的思绪。

“我的好大孙!”只见一个年纪稍大,一脸胡子的将军哈哈大笑着。

子婴不用猜也知道,这就是自己的外公,大秦的战神,王翦!

却不等王燕允许,王翦伸手就把子婴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子婴望着王翦,也不知道该说啥,只见王翦搂住了子婴就用胡子开始渣他。

惹得子婴咯咯直笑,这里都是自己的本亲,子婴还是放得开。

倒是一旁的扶苏,脸上带着喜悦,却不言语。

“走,带我的孙儿,去看看大秦的锐士去!”王翦心情很高兴,说笑着,就驾着马带着子婴前往雍城大营。

戎马一生的王翦,却只有这般的欢迎仪式。

子婴也十分好奇,这雍城大营到底是什么样的。

十几匹马在城内驰骋,还未到大营,子婴就听到了震天的呼喝声。

这是大营的军士,正在操练。

等到了营内,这一排排的军士整齐划一,有拿着长戈,有赤手空拳的,各个身姿卓越军纪严明。

“瞧,那就是我大秦的锐士,各个都是好手。”

听了王翦的话,子婴认真地观摩了一遍,这些个军士操练军纪严明,看着声势确实不小。

大秦锐士独步天下,果然名不虚传。

原本还想带着子婴,下场去现场操练一番,可在王燕的催促下,王翦只得作罢。

长途跋涉,想必自己的孙儿已经饿了。

无奈,只得带着子婴回了府中,开席吃饭。

子婴原本想和娘亲一起坐,可却是被王翦抱在了一边,非要和自己坐一起。

佳肴上桌,也是颇为丰盛,大多都是孩童可以食用的菜肴,看来厨师也是费了一番心思。

“外大父,将士们每日操练,不休息吗?”菜肴刚上桌,子婴便忍不住开口问。

刚才的训练强度,在上一世那个时候倒也正常,可现在是古代,若是按照这样的强度,人得吃多少?

王翦听了,笑道:“那能天天练?没那么多粮食呀,也就三天一练。”

果然,子婴点着头,这和自己想的差不多。

这个时候,人们一天也就吃两顿饭,而且大多是稀的。

这样操练所需要的体能,可不是一个小数字,每天吃稀饭可不顶用。

“三天一练,也都是精锐。”王翦喝了一口酒,拍着胸脯道:“若是天天练,秦国可负担不起。”

这倒是实话。

子婴看着满桌子的菜,忍不住叹口气,“若是让百姓吃饱饭,这粮食产量得多少。”

王翦摆摆手,表示自己不敢想。

扶苏却道:“为父来告诉你,自从都江堰修好后,我大秦的粮食产量显著提高,这才有了三天一操练的粮草,若是放在赵国等其他国家,供应这军队的粮草就不可能。”

子婴眨巴着小眼,没想到自己的父亲扶苏,却也不是绣花枕头。

对民生大事,也是有一定的了解。

“连年战乱,这土地只有,可开荒的人不多。”王燕补充了一句。

子婴心中暗叹,大秦的底子在六国中,也算得上是佼佼者了。

可在他看来,还是相当的薄弱啊。

想要让大秦强大起来,得先统一六国。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