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思念成疾
  • 我的思念成疾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苏一芮季崆
  • 更新:2022-09-13 05:46:00
  • 最新章节:我的思念成疾第8章
继续看书
在医院值班的夜里,苏一芮感觉到双眼被人罩住,有种温热急促的气息缓缓接近。接着,唇上就传来了湿润温暖的触感。偷亲她的人,难道是五年前的前任,季医生吗?

《我的思念成疾》精彩片段

苏一芮想着,如果早知道带她的医生是季崆,打死她都不会来省医院的。

打不死,那就更不会了。

然而,现在说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她是苦逼的医学生,熬了这么些年,在看不见尽头的道路上摸爬滚打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才接到了这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她是矫情,但她不傻。

所以,到了报到的这一天,她规规矩矩地换上干净整洁的白大褂,郑重其事地别好“实习医生”的牌子,硬着头皮踏进了省医院的神经外科。

到了科室里,季崆还在查房,但是门口已经有好几个实习医生在候着了。

清一色的女医生,精雕细琢过的妆容,曼妙婀娜的身段。

把白大褂都穿出了阿玛尼的味道。

唯有她,素面朝天,中规中矩,是最端正的,但也是看着最格格不入的。

很快,季崆查房回来了。

他长相出众,气质超群,举手投足都透着与众不同的贵气,即便穿着白大褂,也不折损半分。

这样的人,注定是受人追捧,高人一等的。

这一点,她五年前就知道了。

如今看来,这种感觉不过是更加强烈一些。

他大步流星地走过来,捎带过来一阵消毒水和洗手液混杂的味道。不难闻,反倒透着一股干净清爽的气息。

“这就是这个月的实习医生吗?”他开口问,语气里没有多余的感情,很公事公办。

旁边有人接了话茬,他一边应着,一边往办公室走。

美女医生们迫不及待地往里追赶,她慢吞吞地落在最后。

进了办公室,季崆单刀直入地说了这里的规矩,表情淡漠,但到底因为对方是女孩子,语气还是带了三分柔和。

刚中带柔,恰到好处。

“第一,只能请教工作相关的问题;第二,凡事都先替患者考虑;第三,正视自己的角色。我是个公私分明的人,所以工作的时候不要掺杂任何私人感情。

“如果有特殊情况可以提前声明,我会酌情考虑。”

大家纷纷点头,看着很是乖巧听话,但面上是掩饰不了的灿若桃花。

之后,季崆又说了说科室的规矩和工作内容。最后,大家开始自我介绍,他一一应着。

苏一芮紧张到手心冒汗,在心底编排了无数种台词,但是在直视他的那一瞬间,舌头像是突然被人打了结。

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呆愣间,就听见他匆匆扫了一眼她的胸牌,说了句:“小苏……是吧?我记住了。好了,今天大家先跟着张医生熟悉一下科室情况,等排班下来,我再给大家安排具体的活儿。”

八个字,不到三秒钟的对话。

之后,大家抓紧这轻松的氛围亲近他,苏一芮被动地又退到了人群之外。她听到有人在问,她们应该怎么称呼他。

她听见他说:“你们不用像别人那样叫我季主任,叫我季医生就好。”

她莫名地又想起了以前的事。

他抱着她,像一头撒娇的巨型犬,哼哼唧唧地说:“只有我能叫你芮芮,别人不能叫!你也不能老跟别人一样,老季崆季崆地叫我,我喜欢你叫我大崆。”

而如今,他叫她小苏,她只能叫他季医生。

这五年,果真在他们俩之间划下了一道深深的鸿沟。

再难逾越。


虽说她没资格跟着查房,但是苏一芮还是一早就到了科室。

她哪有资格使性子,把活儿干得干净利索才是正事儿。

很快,季崆就查房回来了,和其他医生交流的时候也不忘指点那个实习女医生。对方面若桃花,有几分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意思。

苏一芮听着他流水般温润的声音,耐心而细致地给对方讲解,两人相谈甚欢。

她感觉有种异样的酸楚沿着心肺一直窜到鼻尖。

她一边鼻酸,一边又为自己多余的感情感到可笑。

查完房季崆就去参加早会了,那个实习女医生自然也跟着去了。

办公室瞬间就又只剩苏一芮一个人。

过了不多时,季崆就回来了,但是女医生没回来。

他把听诊器从脖子上取下来,声音还微微发喘:“整理好了吗?”

苏一芮赶紧收拾好自己七零八落的心情,恭恭敬敬地回答:“上个月的快好了,这月的还没开始弄。”

“别弄了,你过来,我给你讲几个病例。”他抬手打开了电脑,领口微敞,露了半截锁骨出来。

能听主任讲病例,那是例会或病例交流时才有的殊荣,一般的住院医师都没什么机会听。她一个实习医生,当真是被天上掉的馅饼砸到了。

她不敢胡思乱想,赶紧把笔记本掏出来,做好了洗耳恭听的准备。

电脑屏幕点亮,他也不避讳她,直接输了密码。虽然她识趣地调转头,但还是隐约看到了一些。

一组熟悉到让她忍不住要自作多情的数字。

“你往后点,别离我这么近。”季崆看着她凑过来的脸,眉心皱了一下,脸上有一闪而过的不自然。

苏一芮尴尬地往后退,不可抑制地又想到了从前。

季崆虽然是个冷漠傲慢的性子,但是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却总是喜欢腻着她。不管是站着还是坐着,都得把她搂在怀里。

那个只要不抱她就浑身难受的人,如今,连她稍稍靠近,都这么不习惯了。

病例一讲,就几乎是一天。

期间,她总是感觉季崆在看她,目光深沉缠绵,仿佛他们依旧在热恋。

但当她回头的时候,却只见他垂了眼,侧脸的轮廓半点温度都没有。

她怀疑是她思念成疾,出现了幻觉。

下班之后,她才见到了那个叫胡妮娜的实习女医生,正在同别人嘀嘀咕咕地抱怨。

“我是冲着季医生今天查房我才提出换班,谁知道他今儿早上突然和别人换了班,直接留在办公室了!害我跟着其他医生跑了一天,真讨厌!早知道我就不换了,倒是便宜那个姓苏的。”

她心底涌上来一股异样的感觉,但是想到季崆对她的态度,以及他腕上的手表,这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也就渐渐湮灭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