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戾的病娇太子在我床上哭唧唧
  • 暴戾的病娇太子在我床上哭唧唧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棠木
  • 更新:2022-03-29 15:39: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寡妇
点击阅读
楚璃穿越当晚就被狗男人吃了豆腐,随后十月怀胎,生下一个五斤多的小女娃。为了给孩子过上好日子,她只能借助自己的好厨艺在太子府谋份厨娘的工作。岂料,她又被挨千刀的太子给欺负了。因为样貌倾城,她被太子看中,纳为妾室。从此不仅要给他解毒,还要义务暖床。刚要跑路,她竟发现太子是她女儿的亲爹!

《暴戾的病娇太子在我床上哭唧唧》精彩片段

楚璃奉命来取酒,她刚走下酒窖,手里的灯就被人从身后大力的拍掉了。

她尖叫了一声,随即被压在地上,一具沉重的男子身躯不由分说的覆了上来!

这男人想侵犯她!

楚璃又惊、又怒、又羞,拼了命的挣扎,大声叫着救命。

但男女力量何其悬殊,楚璃根本挣脱不了。

且密闭的酒窖里,外面的人根本听不到里面的动静,她那几声微弱的呼救起不了任何作用!

楚璃心里泛起无边绝望。

摔在地上的灯盏晃了一晃,烛火熄灭了。

借着最后那点微弱的光,楚璃勉强看见了这男人的侧脸。

此人相貌俊逸,很是好看。

但他眼睛紧紧闭着,脸上是痛苦难耐的神色,额头上湿淋淋全是汗,似乎是身体有什么不妥。

楚璃这一愣神,只听“哧”一声轻响,那人已撕坏了她的裤/子……

“唔……”楚璃一身冷汗,瞬间绷紧了身子,终于颤抖着哭了出来,怒骂了一句:“我艹/你八辈祖宗!”

地面潮湿寒冷,空气中氤氲着挥之不去的酒香,愤怒的咒骂声也被撞碎在这酒香里,飘散在空气中。

除了酒香,她还闻到这人身上一股清冽淡雅的寒潭香气息。

能用得起这么名贵的香料的人,身份必定非富即贵。

这样的贵人要什么女人没有,竟躲在这里找个厨娘下手!?真是个禽兽!

越想越气,楚璃用尽全身力气拿脑袋朝这人狠狠撞过去,“咚”一声过后,两人都一声痛叫。

那男人被这一撞,似乎清醒了些,跌跌撞撞的离去了。

楚璃赶紧无力的撑起酸软的身子,手忙脚乱的在黑暗中整理好衣服。

随手抄起把斧头就追了出去!

但月色下,哪还有人影,她生气的跺了跺脚。

楚璃是刚进东宫不久的厨娘,管厨房的何嬷嬷许是看她做的菜时常受一些小主的赏,便处处找她的茬,拼命想把她撵走。

今日碰见那混蛋,不仅酒没拿到,灯还打碎了!

何嬷嬷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正想着,何嬷嬷那嘶哑难听的的声音就从附近传了来。

“姓楚的!你拿着把斧头想做什么?!”

楚璃心中一跳,差一点跌倒。

“嬷嬷,我,我刚才抓老鼠来的。”

她赶紧扔了斧头,随手进去抱起一坛酒,跌跌撞撞跑了上去。

她刚出了酒窖,何嬷嬷就伸出手指头,毫不留情的拧她的耳朵,大声喝骂道:“叫你拿坛酒你拿了这么久,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在里面偷懒了?”

楚璃有口难言,她要怎么说?

说她刚才被个不知名的男人强了?

只怕说了之后,她就会立刻被赶出东宫!

若是没了这份月例,她的女儿怎么办?

一年多前,楚璃悲催的穿成了一个村姑,在山洞里被一个挨千刀兵卒给强了!

可恨她当时晕晕乎乎的什么都没看见!只扯下对方的一块玉佩!

就那么一晚,她竟然怀孕了!

人生真是处处惊喜,处处大礼,她生了一个五斤二两的小闺女……

楚璃生孩子痛了三天三夜,她无时无刻不在咒骂那个挨千刀的男人!

好在,她拼命生下来的小闺女越长越可爱,这才让她有了在这个陌生世界活下去的勇气。

她知道古代礼教森严,尤其看重妇女贞操,所以她不能让别人知道刚刚发生的事!

但怕什么来什么!

何嬷嬷似是有所察觉,拽了拽她的衣领子,凑近了嗅了嗅,声音如同炸雷一般:

“姓楚的,你身上怎么有男人的味道?你该不是约了男人在酒窖里鬼混吧!”

说罢,还带着审视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她。

楚璃心头巨跳。

在酒窖里被那男人一通折腾,裙子底下的衣裤都被扯坏了,她再怎么整理,身上还是有些狼狈。

她生怕被这老婆子给看出点什么端倪来,于是先发制人。

沉下脸说道:“嬷嬷,你说这话可有证据?”

“我不过是在酒窖里摔了一跤,弄脏了衣服,我虽是个寡妇,却也知道守节!”

楚璃语带威胁:“嬷嬷,我的名声被毁不要紧,若是东宫传出什么藏污纳垢的事?主子们怪罪下来,你这个管事嬷嬷可担待得起?”

何嬷嬷吃了一惊。

楚璃进府来这些日子,一直都低调顺从,她本以为是个软柿子。

没想到,这妮子被惹急了居然也这般伶牙俐齿。

而且她说的那些话句句在理,自己连反驳都反驳不了。

心虚的冲楚璃瞪了瞪眼:“不是就不是,你叫那么大声干什么?!”

何嬷嬷看了看楚璃,眼中难掩嫉恨。

这女人长得也未免太勾人了一点!

尤其一双雾蒙蒙水汪汪的桃花眼,让人真想给她挖下来!

还有微微嘟起的小嘴,像一只成熟诱人的樱桃,时刻诱惑着人去攫取去采摘。

自从楚璃来了之后,东宫不少侍卫奴才都有意无意的往厨房跑,为的是什么,简直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

连平时不苟言笑的郝大厨也对这妮子和颜悦色,还把自己的独门秘菜教给她,几个小主也喜欢她的菜。

照这样看,要不了多久,这妮子就得爬到她头上作威作福了!

何嬷嬷早就容忍不了了!

今天被楚璃这么一怼,她只想趁机发难,把这丫头撵出府去!

看到楚璃手里抱着的是玉荷露,而不是她要的梨花白,何嬷嬷借机发难。

“不是让你去取梨花白吗?你这取的什么?”

“小狐媚子!你可别告诉我,你连梨花白跟玉荷露都分不清楚!”

“你这般糊涂,怎么做厨娘?若是哪天给主子吃错了东西,可还了得?”

“你明日就离开东宫,去其他地方找活吧!”

何嬷嬷一句接着一句,句句都在断楚璃的生路。

说得楚璃焦躁不安,渐渐失去了耐心。

她刚刚身心受创,还没缓过来。

只想快点去洗个澡,把身上属于那陌生男人的脏东西洗干净搓干净!

一点都不想在这跟这个丑陋的老太婆掰扯。

楚璃心一横,豁出去道:“嬷嬷,您想撵我走就明说,不必这样拐弯抹角!”

“但嬷嬷,有些事,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梨花白到底是谁想喝的?”

“进贡的碧螺春又是怎么没的?你我心知肚明!”

前世的楚璃作为五星级酒店的主厨,这些贪便宜的事见多了。

只见何嬷嬷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楚璃慢悠悠的问道:“嬷嬷,您再仔细看看,我的酒拿对了吗?”

何嬷嬷勉强扯出一抹笑,语气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璃娘怎么会拿错酒呢?”

楚璃了然一笑。

“嬷嬷,我进东宫这段日子,多亏您照料了,若咱们河水不犯井水,我愿意把您当做我的亲娘侍奉,可好?”

楚璃忍不住恶心恶心她,故意说要认何嬷嬷当干娘。

何嬷嬷脸上一阵抽搐。

她才不想认这狐狸精当什么女儿呢!却也不得不认:“好……那怎么不好呢?”

转眼间,两人就亲亲热热的回了大厨房。

楚璃身子极不舒服,腰疼得快断了,却还不能休息,免得别人看出异样来!

于是又在心里把那男人骂了个狗血淋头。

她在厨房里找到了一根烤肉的铁签子,拿去院子里的磨刀石上磨了几下。

何嬷嬷刚想过来吩咐楚璃做事,结果一过来就看到她面目狰狞的拿着一根铁签子在磨,吓得转身就跑,要说什么都忘了。

楚璃将铁签子尖端磨得锋利无比,才稍稍满意,把它插进了头发里。

她发誓,要是再见到那禽兽,她会二话不说就拿这铁签子捅他!

她数得清清楚楚的,当时那禽兽捅了她四百七十三下,那她至少也得还他四百七十四下!

至少也得多捅他一下,才对得起自己受这番痛楚!

燃烧起了斗志,也不颓废了,她还得好好工作,挣钱养小闺女。

她转身回了厨房里,却发现气氛有些微妙。

刚刚还在她面前低声下气的何嬷嬷,此刻又变得倨傲冷漠,还带着一抹幸灾乐祸的笑意。

一看到楚璃进来就把她扯了过去,迫不及待的对着一个太监叫:“公公,就是她做的!”

楚璃心头一慌,莫非刚刚酒窖的事暴露了?……

这个太监小眼睛蒜头鼻,鼻头永远红彤彤的,厨房里的人都认识他。

是侧妃娘娘身边的当红大太监,叫李福生。

李福生上上下下扫了楚璃两眼,在她紧张的目光中问道:“昨天往侧妃娘娘处送的荷花酥是你做的?”

楚璃还没有吭声,何嬷嬷就跳了起来:“对!就是她做的!”

在这东宫里,侧妃是出了名的挑剔难伺候,平日送去的吃食没有不被挑剔的。

所以今天李福生来,大概率是来挑刺儿的。

因此何嬷嬷迫不及待的把楚璃往前面推。

厨房里众人全都停了手里的活,紧张的看着她们。

这姑娘恐怕要倒霉了!

李福生看到楚璃,有些不可置信。

没想到居然是个年轻貌美的小娘子……

李福生眉毛挑了几下,重复问了一遍:“真是你做的?”

相比厨房里众人的紧张,楚璃倒是松了口气——只要不是刚刚酒窖里的事,其他都好说!

稳稳的走了上前蹲身下拜:“是,昨日往娘娘那儿送的荷花酥确是出自奴婢之手。”

何嬷嬷见她承认了,脸上的笑容简直挡得挡不住。

叫你威胁老娘!叫你恶心老娘,这下看你怎么死!

却听李福生慢悠悠的说了一句:“不错!娘娘很喜欢那道荷花酥,调你去景和殿的小厨房伺候,你收拾收拾就跟咱家走吧。”

厨房里轰一声炸开了锅!

去小厨房那可谓是一步登天,无上的荣耀!

工钱翻十倍不说,还清闲,关键是,做了侧妃的人得多风光!

侧妃出身名门,备受皇后宠爱,在这东宫里,景和殿的人走在哪里不被人高看一眼?!

何嬷嬷在大厨房干了半辈子,就是想爬到小厨房去,却始终没能如愿。

没想到,她梦寐以求的事,却被个才来一个月的小狐狸精给抢先了。

何嬷嬷急了,后悔刚刚把楚璃给推出去了。

她上前一步,指着自己对李福生道:“李公公,您看,她一个小丫头片子,哪有那么好的手艺?她做那个酥点全是奴家指点她的,要不她怎么能做得出来?”

李福生斜睨了她一眼:“嬷嬷,您的手艺,娘娘又不是没尝过,好不好的,娘娘能不知道么?”

何嬷嬷脸上一僵,勉强补了一句:“她……她才来多久?凭什么?”

李福生皮笑肉不笑:“咱们做奴才的,能不能入主子的眼,都讲究个缘分,从不论资历,您说对吧?”

说完,他就带着楚璃扬长而去。

何嬷嬷在后头恶狠狠瞪着楚璃玲珑有致的背影,一口黄牙都快咬碎了。

“呸!贱人坯子!去了也讨不了好!你以为那是好地方呢!去了三天就得被打死!”

郝大厨资历最深,平日早就看不惯何嬷嬷了,听何嬷嬷说话诅咒楚璃,心里不太痛快,就拉过自己徒弟,学着何嬷嬷的语气:

“哎呦,你一个半大小子哪有那么好的手艺?还不全赖你师父指点?”

师徒之间极有默契,徒弟当场就跪下来抱着郝大厨大腿:

“师父!您说的对!还是师父去小厨房吧,徒弟不去了!”

郝大厨满意的把徒弟拉起来:“这才乖!”

众人哄堂大笑。

何嬷嬷知道郝大厨在指桑骂槐,气得直喘粗气。

楚璃跟着李福生往景和殿去的路上。

感觉浑身不对劲,便试着跟李福生商量:“公公,奴婢身上又是油烟又是灰尘,不好去见侧妃娘娘吧?要不奴婢先回去换身干净衣裳,您看怎么样?”

李福生看了看她,语气带着警告:“凡事轮不到下人自作主张,一会儿自有安排!”。

李福生觉得自己有必要跟这女子讲讲规矩:“我还得提醒你,太子宠爱侧妃,时常会来,你莫要打扮的妖妖娆娆的,妄想飞上枝头做凤凰!”

楚璃一惊,这是怕自己抢了侧妃风头!

她暗自苦笑,这些人未免太瞧得起自己了。

却也只能应道:“是。奴婢万万不敢。”

李福生点点头。

“嗯。你心里有数就好。”

太子的后院儿很清静,只有一个侧妃和两个充媛。

侧妃姓李,长得美艳无双,是威武大将军嫡女,与太子门当户对。

其他几个美人被她压的根本不敢出头。

这些情况,楚璃进来没多久就已经摸清楚了。

她忍着身子的剧烈不适,尤其是腿间……

只想快点见过侧妃,好去清理清理。

谁料进了景和殿,迎面就是几个嬷嬷来扒她衣服!

楚璃吓得花容失色。将自己领口紧紧捂住,惊慌的看向这群人。

“做做做什么?”声音都颤抖了。

为首的嬷嬷姓周,穿着崭新的青衣青裙,头上插一根镀金芍药钗,满脸不耐烦:“做什么?你说做什么?见娘娘前,不得检查一下,净个身?”

楚璃心头砰砰乱跳,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

她刚被那男人狠狠折磨过,不用看,也知道自己衣裙下面是怎样的狼藉不堪。

这样怎么能给人看?

而且还是这样一群人老成精的嬷嬷。

恐怕一打眼就知道她刚刚干过什么好事!

所以这衣服绝对不能脱!

她急促的喘息两口,又在心里把那男人拎出来捶了百八十遍。

勉强打起精神应付道:“好嬷嬷,我小日子来了,怕污了嬷嬷们的眼。我……我自己梳洗可好?”

她把火力对准了周嬷嬷。

看周嬷嬷这身打扮,知道她是个讲究人。

讲究人一般不愿意都不愿意看到脏乱差。

便把自己脑袋伸过去,让周嬷嬷看她沾了些灰尘泥土的头发,她额头上还有个大大的肿包。

这些都是刚刚在酒窖里弄的,肿包则是她撞那登徒子撞的。

“嬷嬷,我刚在酒窖里摔了一跤,浑身都是土,怕脏了嬷嬷的手……”

果然周嬷嬷就露出一脸嫌弃。

楚璃一看有门,赶紧赔笑:“那个……嬷嬷们晚上应该要打打牌,耍一耍吧……”

古代的人都迷信,那她就赌一赌这些人会不会怕自己手气不好。

还好她赌对了!

周嬷嬷皱了眉,嫌弃的退了半步,指着一间房对楚璃道:“净房在那间,快点自己去洗!洗好了叫我们一声。”

楚璃逃过一劫,长出一口气,生怕她们反悔,赶紧连滚带爬的跑进了那间屋子。

把门一关,再也支撑不住,抵在门上捂着嘴无声痛哭。

知道周嬷嬷们还在外头等着,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她哭了一阵也不敢再哭了。

把泪一抹站了起来,朝屋子中间的浴桶走了过去。

哭啥哭?有什么好哭的?

要哭也得等把仇报了再哭!

匆匆忙忙把自己洗干净了,换下来的衣服也赶紧丢到了水里揉搓了两把。

把上面沾染的各种气味和痕迹洗掉,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穿好旁边嬷嬷们给准备好的新衣服。

想想只穿了小衣小裤,含羞带怯的朝门外喊了一声:“嬷嬷,我好了。”

门打开,周嬷嬷等鱼贯而入。

进来看到楚璃拧干了放在浴桶旁边的脏衣服,周嬷嬷眉毛挑了挑,看向了楚璃。

楚璃一颗心被她犀利眼神看得快跳出喉咙口了,颤抖着叫了一声:“嬷嬷……”

别是被人看出了点什么吧?

暴戾的病娇太子在我床上哭唧唧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