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阅读我快穿归来,反派大佬们却崩了世界
  • 长篇小说阅读我快穿归来,反派大佬们却崩了世界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城哪吒
  • 更新:2024-06-11 21:33: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继续看书
“城哪吒”的《我快穿归来,反派大佬们却崩了世界》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陪我睡觉,当我的人形抱枕,不管我怎么碰你,都不许反抗。”“???”俞塘忍不住问:“不是,沈爷,你昨天还说……”“两个选择,答应和死,选一个。”“???”靠!又跟他来这一套!沈煜哼出一声:“快选。”俞塘立刻认输:“我选第一个。”刚答应完,他就又听沈煜强调道:“不过你别以为我提出这个要求就......

《长篇小说阅读我快穿归来,反派大佬们却崩了世界》精彩片段


俞塘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整个人正在被沈煜圈在怀里,对方的腿还缠在他腿上,把他控制的死死的,动都动不了。

脑袋上缓缓冒出一个问号,俞塘彻底懵了。

这什么情况?

他动了动,就感觉自己的膝盖碰到了什么东西。

脸色骤变。

“别乱动。”沈煜蹭了蹭他的脖子,闻到令人舒心的味道才踏实:“再让我抱会儿。”

“???”

“沈爷,你这是什么意思?”俞塘怎么也想不通怎么一晚上这人就态度大变,昨天那个让他滚的沈煜难道是他的幻觉??

“什么意思还看不出来吗?”已经彻底想明白自己对俞塘的心思,从而一举从洁癖变成皮肤饥渴症重症患者的沈煜还在拼命吸俞塘,长长的睫毛扫在男人颈部的皮肤,让俞塘后背直发麻。

“以后你不仅要当我的下人,还要负责给我暖床,陪我睡觉,当我的人形抱枕,不管我怎么碰你,都不许反抗。”

“???”俞塘忍不住问:“不是,沈爷,你昨天还说……”

“两个选择,答应和死,选一个。”

“???”

靠!又跟他来这一套!

沈煜哼出一声:“快选。”

俞塘立刻认输:“我选第一个。”

刚答应完,他就又听沈煜强调道:“不过你别以为我提出这个要求就是喜欢你了。”

“你在我眼里就只是个下人,陪床,抱枕而已。”

“你要有自知之明,更别自作多情,明白吗?”

“……”

俞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点头:“是,明白了。”

然后转过头来,系统就告诉他沈煜的好感度一夜之间已经涨到了六十五,这还不是喜欢的话,他倒立洗头。

俞塘:统统,你有头发吗?

【……宿主,我觉得你在侮辱我。】

俞塘笑得不行。

……

不过沈煜的好感度暴升,怎么说对他都是件好事,俞塘就没深究沈煜这一夜的心路历程。

接下来的时间,沈煜离开沈家去办事,就把他带在了身边。

还给了他一部手机,好歹让他有了联络的工具。

因为之前沈煜忌惮他是韩子辰的人,所以一直派人监视他,让他连摸到通讯工具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把他带出来,倒是舍得让他摸手机了。

打开通讯录,就只有一个明显是沈煜的手机号,备注是:“我的主子”。

俞塘:“……”

他看沈煜。

沈煜手上把玩着拐杖,若无其事地看车窗外掠过的绿树。

“小公主?”

听到这个称呼,沈煜脸色连变,顿时坐不住了,他看向俞塘,想教训这个无礼的男人,却见俞塘盯着手机屏幕里的芭比公主电影,感叹:“哎呀,小公主好可爱啊。”

“……”沈煜气的牙痒。

他也不知道俞塘哪里来的胆子,现在学会明里暗里怼他了。

但他又不能自己上去顶罪。

只能忍着。

“别看了。”沈煜抿唇:“吵得慌。”

“抱歉。”俞塘看他吃瘪,心里忍笑,拿出耳机:“我戴耳机。”

“……”

沈煜突然后悔给他手机了。

*

来到沈煜在外面的住处,不像是沈家那种高门大户一样的中式建筑,这里的室内设计是纯日式的风格,配色也十分温暖舒适。

除了外面那些明里暗里里三层外三层的保镖比较煞风景,其他的地方几乎没有缺点。

俞塘在现代的时候就很喜欢这种日式风格,家里也是这么装修的。

所以刚进房子,就觉得眼前一亮。

沈煜带着他转了一圈,问他:“你觉得这里大吗?”

700多平的别墅,加上花园,确实够大了。

俞塘点头:“挺大的。”

沈煜又问:“风格喜欢吗?”

“喜欢。”

“那就好。”沈煜对他露出和善的微笑:“以后这里就都归你打扫了。”

“???”

“我其实很不喜欢有人碰我的东西,现在我能接受的就只有你。所以我考虑了半天,决定把所有的佣人都辞退,以后这里的打扫任务就全权交给你。”

他问俞塘:“感不感动?”

“……”

沈煜你做个人行不行啊!!

别以为我没看出来你是在报刚才在车上我怼你的仇!!

俞塘内心咆哮着,面上还是一片风平浪静和和气气:“承蒙沈爷看得起,我保证完成任务。”

沈煜淡定上楼:“那就辛苦你了。”

*

沈煜作为沈家的掌权人,要参加的应酬还是很多的。

而韩子辰的身份又是唯一能和沈家抗衡的韩家的大少爷,难免会和沈煜出现在同一个场合。

现在沈煜次次出行都带着俞塘,终究还是让俞塘和韩子辰碰了面。

不过俞塘深刻怀疑沈煜是故意让他和韩子辰碰面,借此试探他的态度。

因为系统告诉他,早在出门之前,沈煜就把窃听器藏在了他的衣服口袋里。

所以即使现在韩子辰把他逼到厕所隔间,俩人的对话还是能一字不落地全传到沈煜的耳朵里。

看来沈煜还是没有完全信任他。

“俞塘。”韩子辰冷声问他:“你还记得自己是韩家的人吗?”

“我们韩家养了你二十五年,你现在转头就忘了自己的任务,跟沈煜那个冷血的魔鬼搅和到了一起,你觉得你对得起韩家吗?”

好一出道德绑架。

俞塘抿了抿唇,再抬眼就换了一副隐忍难过的表情:“我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是韩家的人,我也一直记得韩家养我的恩情。”

“所以我对沈爷说,我即便是跟了他,也不会做出任何伤害韩家的事。”

“沈爷是个好人,他答应了我的要求。”

“少爷……”说到这儿,俞塘对韩子辰深深鞠了一躬,说:“抱歉,我注定要完不成你给的任务了。”

“因为……”

男人眸光清澈,语气认真坚定:“我永远不会背叛沈爷。”

【叮——沈煜好感度+10,当前好感度75!】系统高呼:【宿主牛逼!】

而此时远在宴会会场的沈煜摩挲着手里的酒杯,旋即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不顾周围与他攀谈的人,抬步朝着俞塘所在的方向走去。

魏墨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鬼迷心窍地答应魏墨生这个要求。

也许是心里愧疚,也许是脑子抽了筋,但更大几率是魏墨生当时的表情和所说的话让他想到了一个人。

一个总出现在他梦里的人。

一直到出车祸死去的前一天他还梦到了那个人。

一片黑暗里,身穿古装的青年坐在唯一的光里抱着一具尸体在哭。

他看不见两人的脸,却也能感觉到青年的绝望和痛苦。

让他觉得不太好受。

而现在魏墨生虽然拥抱着他,却哭的整张脸都皱起来,眼泪不住地落在他身上,有点烫。

“别哭了。”他抬起手擦掉青年的眼泪:“哭的脸都不好看了。”

魏墨生拉住他的手,贴着自己的脸,声音哽咽:“塘哥,我不想把你让给他。”

“求求你,喜欢我好不好?”

“求你,也喜欢我一点儿好不好……”

魏墨生轻叹口气,闭上眼睛,没有回答他的话。

魏墨生终于崩溃,伏在魏墨生身上,泣不成声。

*

第二天醒来,系统告诉魏墨生,好感度已经满100了,他还奇怪为什么魏墨生明明拒绝了反派,怎么好感度还能满。

但这些都不重要。

【宿主,接下来就差完成拳赛死亡了。到时候就能得到积分,我们会自动跳转到下个世界,你有什么想做的,就趁着这最后一天做完吧。】

魏墨生:嗯。

系统看他兴致不高,小心翼翼地询问:【宿主,你没事吧?昨天我被屏蔽了,没看到你们那啥,他不会虐待你了吧?】

魏墨生:没有。

魏墨生:他没有虐待我。

魏墨生:他就是一直哭,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强迫了他。

【???这是什么操作?】系统迷惑:【这是正经人会干的事儿?】

魏墨生:哎,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相处了。

说到这儿,卧室的门打开,魏墨生进来。

虽然眼睛有点儿红,但神色如常。

“塘哥,你还好吧?”他走近魏墨生:“我昨天已经给你洗过澡了,要是不舒服记得告诉我。”

他笑着说:“我刚煮了粥,还拌了点儿野菜,你要不要吃?”

他这样的表现倒是化解了魏墨生的尴尬。

魏墨生点头:“嗯。”

“那我去盛粥,你洗漱吧。”魏墨生说完就走了。

魏墨生呼出一口气,起身下床,虽然有点酸,却没大事。

魏墨生吻他吻的凶狠,这方面却很温柔,一点儿都没弄伤他。

这一天过得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他们两个默契地谁都没有再提魏琛。

魏墨生也没再像昨天那么歇斯底里地对他表白,一切都相安无事。

3月12号,魏墨生起了个大早去参加比赛。

临走前,魏墨生给了他一个拥抱。

“加油。”

“好好考。”他说:“我相信以你的实力,想做什么都一定能做到。”

魏墨生收紧了手臂,在心里默默说。

所以,以后的路你也要一步一步靠着自己的能力走好。

走向你想要的光明的未来。

“嗯。”魏墨生不知道他话中的深意,却也感受到了魏墨生对他的期盼。

他把头埋在魏墨生的肩窝,回他:“等我拿到头奖,颁奖典礼你一定要来,我要告诉所有人,我有你这样一个他们想求都求不来的好哥哥。”

说完,他松开魏墨生,后退一步:“再见,塘哥,等我回来。”

“再见。”

魏墨生目送他离开,直到看不到男生的背影才转身回了屋子,拿出藏在床底的箱子,打开,里面是姜媛交给他的信。

他又拿出那个记账的小本和魏墨生送给他的手表。

把三样东西都放在桌上,他抿了抿唇,动手将账本撕成了碎片。

然后拿出准备好的纸笔,开始一个字一个字地写出要交代给魏墨生的话。

他写了两个小时才写完,其中涂涂改改好多次,把纸团起来丢到垃圾桶,又重新写,最后全都写好,誊抄在新的纸上。

用手表压住自己的信和姜媛的信,魏墨生起身收拾行李,包括常穿的衣服、洗漱用品和日用品,制造出离开的假象,又和房东打好招呼,说魏墨生问起来,就告诉对方自己回了老家,才出门。

他先去了李迅家,把东西放在对方那儿,李迅红着眼圈跟他告别。

“塘哥,你一定得活着回来。”

“嗯。”

*

SR的拳赛不在A城举办,魏墨生来到拳场,魏琛的人已经安排了车在等他。

旁边还跟了俩保镖,就像生怕他逃跑一样。

真的大可不必。

乘着车离开这座城市,路过A大的时候,魏墨生多看了两眼,心里莫名泛上些酸意。

多少有点儿不舍。

在这个世界生活了快一年,看着魏墨生从一开始走投无路的少年变成现在代表学校参加比赛的优秀大学生,见证着他的成长,魏墨生心里很感慨。

他希望就算他离开,魏墨生也能一直保持着这种向上的精神,努力成为更好的人。

车子开过大学,魏墨生别过脸,轻声说。

再见了,阿生。

*

下午五点,SR拳赛临近开始,魏墨生已经做好了热身,此时身上披着印着魏家标识的外套,站在后台,进行小幅度的跳跃。

他的心跳的很快,仰起头可以看到爆满的观众,他们喧闹着、吵嚷着、欢呼着,为接下来能够看到血战兴奋不已。

而拳台上方的大屏幕上则滚动着拳手的名字,在几秒后完全定格在魏墨生的那一栏。

他的照片被放大,场上观众立刻尖叫。

主持人拿着话筒,高喊。

“接下来!!”

“让我们有请魏家的拳手魏墨生上台!”

魏墨生睡到后半夜惊醒,猛地坐起身,吓了陪床的魏墨生一跳。

魏墨生睁开惺忪的睡眼:“怎么了?”

魏墨生眼里都是血丝,脸颊青肿,满脸焦急地问魏墨生:“现在几点了?!”

“半夜十一点。”魏墨生还懵着:“怎么了?”

魏墨生没有理他,直接穿鞋下床,却因为过重的伤势险些跪倒在地。

魏墨生扶住他:“你到底在急什么?”

“我要回家,我妈还在家等我。”

魏墨生听到他提起妈妈,瞬间就明白了。

系统给他的资料显示,魏墨生的继父几乎每天都会家暴他患病在床的母亲,魏墨生在的时候,才能护着他妈妈。

所以魏墨生根本不敢在外面留宿。

啧了一声,魏墨生追着魏墨生出去,拉住少年的胳膊,拽着人往停车棚走。

从自己的摩托车上拿下头盔递给他:“戴上,我送你回去。”

魏墨生不擅长接受别人的好意,他对魏墨生也就是拳台上的一面之缘。

所以面色微僵,抱着怀里的头盔有些不知所措。

“我不用你送。”

魏墨生瞥他一眼:“这个点儿你坐不到公交,打车到家起步价十块,你花得起?”

“……”

拳场距离他家至少十公里,他来的时候就坐了二十多分钟的公交,本想结束了首战就坐公交回家,却不想昏迷了这么久。

魏墨生的话戳中了他的死穴。

钱,是他最缺的东西。

他要给妈妈看病,他要搬出贫民窟,他想活的像个人。

所以,他根本没必要扭捏地拒绝对方的好意。

魏墨生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有的没的,看他没动,索性自己拿过头盔,给魏墨生扣在脑袋上,再固定好,然后发动车子,长腿跨上去:“你不是着急吗?知道了就快点上来,别让我等。”

下一刻,摩托车后座一沉,魏墨生终于坐上来,手扶着机车的两侧,沉闷的声音从头盔里传出。

“谢谢。”

随着他的道谢,系统提示音响起。

【叮——魏墨生好感度+2,当前好感度2。还请宿主再接再厉!】

魏墨生微愣,旋即唇角轻勾,摩托车加速驶离拳场,向着魏墨生住的地方行去。

看来,反派的好感度也并不如他想的那么难刷。

……

载着两人的摩托车行驶在灯红酒绿的市区。

大而高的轮子滚过平坦的柏油路,又压进坑洼的泥地,最后停在爬满青苔的破旧老楼前。

突突的引擎声吓走了垃圾桶边翻捡食物残渣的老狗。

魏墨生抿唇,下车后不着痕迹地挡住老楼墙壁上用红油漆涂抹的“不准随地大小便”的字样。

将头盔摘下来还给魏墨生,道了句谢就要转身离开。

不想被魏墨生拽住。

魏墨生转头,借着昏黄的路灯,看清魏墨生的脸。

与自己随了母亲的阴柔相貌不同,魏墨生要阳刚了太多。

寸头,单眼皮,鼻梁窄而挺直,唇色很淡,却不算太薄,是很性感的形状。

一张脸更是棱角分明,笑起来的时候有些痞,但很帅。

魏墨生微微敛眸,发现男人的表情自然,似乎并没有对这个破烂的地方显出半分鄙夷。

莫名在心里松了口气。

但反应过来又有些懊恼。

他何必要在乎对方的看法。

魏墨生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贴着魏墨生照片的准入证交到他手里。

“首战你赢了,这是老板给你的准入证。”魏墨生对他说:“有了准入证你就可以参加拳坛的拳赛,赚取奖金。”

“但我不建议你现在就开始打比赛。”魏墨生轻捏了下魏墨生的肩膀,少年立刻吃痛地皱紧了眉。

“医生说你的身体严重营养不良,而且有很多隐伤,我今天看你的拳赛,发现你只靠着一股狠劲儿,没有任何技巧,早晚会被人打死。”

魏墨生退后半步,捏紧了准入证:“打不打比赛是我自己的事,不用你管。”

啪——

魏墨生弹了眼前的少年一个脑瓜崩。

“你干什么?!”

“小屁孩儿,没本事,脾气还挺大。”魏墨生笑他一句,从口袋里拿出张纸条,塞到魏墨生的手里:“这是我的电话和住址,等你伤好了就过来找我,我教你打拳。”

“……”魏墨生沉默。

手指攥紧纸条,漆黑的眸子望向魏墨生,深处涌动着迷茫。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帮他。

“看什么看?”魏墨生大手盖住少年柔软的头发,揉了两下:“放心吧,不收你钱。”

不等魏墨生挥开,魏墨生就自己收回了手,发动车子:“我先走了,你快点儿上去吧。”

“别耽误了事儿。”

*

回去的路上,系统问魏墨生:【宿主,你为什么不跟他一起进去?】

【这样,万一他继父家暴,你还能帮他,一来二去,好感度肯定手到擒来!】

魏墨生:看了世界资料就能知道魏墨生敏感多疑又自尊心极强,我们才刚认识,我要是一个劲儿逼他,侵入他的生活,反而会适得其反。

【哦哦!宿主你好厉害!】系统星星眼:【不愧是那个世界的影帝!】

魏墨生笑了笑,没说话。

对他有恩的导演曾经说过,他对剧本人物的揣摩已经达到了一种登峰造极的地步。

以至于可以一秒进入角色,演什么像什么。

他现在完全可以将这些小说世界当成一个又一个的剧本,只要演好了系统给他的角色,就能完成任务,复活回到自己的世界。

对他来说,应该不会太难。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