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结婚我劫婚
  • 你结婚我劫婚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桐芜
  • 更新:2022-09-28 18:04:00
  • 最新章节:第3章 一切都挺好
继续看书
沈悠然很慎重的问他:“你为什么要娶我?” “悠然,有染……你这辈子当然只能和我有染。” 沈悠然眨了眨眼:“那你呢?” 季锦川慢条斯理的合上手中文件:“所以为了公平起见,咱们就只能领了结婚证,你成了合法的季太太,以后我也只能和你有染。” 沈悠然:“……”好像挺有道理。 遇到季锦川之前,沈悠然认为自己不会再爱上别人,嫁给季锦川之后,沈悠然坚定自己不会再爱上别人。 【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

《你结婚我劫婚》精彩片段

       机场人来人往,广播上有女子清甜的声音报着航班。

  当加州到达A市的飞机降落,旅客们一窝蜂的走了出来。

  一名清瘦的女孩拖着行李箱从通道口出来,她上身穿着印着英文字母的T恤,下身是一条深蓝色的铅笔裤,一头自然微卷的头发扎成马尾。

  她的皮肤很白,高挑的个儿,又加上干净恬静的气质,在人群中很是显眼。

  来接机的老王一眼就看到了她,赶忙上前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二小姐。”

  沈悠然扫了一眼周围,除了老王外并未有其他人来接机,她自嘲的微勾唇角。

  也许是在国外待得太久了,久到没有人记得还有她沈悠然这个人的存在。

  不过没关系,一切都来日方长。

  出了机场,沈悠然上了车就阖眼休息,老王将行李箱放到后备箱,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座,回头见她阖着眼,欲言又止。

  来之前大小姐交代过,带二小姐去顾家吃饭,但他总得征询一下二小姐自已的意思。

  此刻见她闭着眼睛,以为她睡着了便没有说话,发动车子驶入车流道。

  坐了十多个小时候的飞机,沈悠然一上车便昏昏欲睡,没睡多久就被刺耳的鸣笛声吵醒了。

  见车子停在原地没有动,她朝窗外望了一眼,此刻正处在闹市中心,繁华的街巷人流拥挤,高耸入云的大厦在阳光下巍峨壮观。

  她揉着疲倦的眼角:“王叔,怎么了?”

  老王从后视镜中看了她一眼:“二小姐,这段路经常堵车,您再睡一会儿,到了我叫您。”

  沈悠然的睡眠很浅薄,一旦被吵醒就再也睡不着。

  前方的车子走一截停下,老王跟着滑动一截,这样推推搡搡的前进。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沈悠然完全没了耐心,前方的车子驶动,她让老王从旁边超过去。

  老王是沈家的老司机,车技不错,按照沈悠然教的方法连续超了几辆车。

  有一辆迈巴赫似乎赶时间,也是频频超车,老王一时不慎追了尾,幸好车速并不高,双方都没有人受伤,只是撞坏了对方的车子。

  老王吓的脸色惨白,磕磕巴巴的道:“二小……小姐,怎么办?”

  车子的主人一看就是非富即贵,还有那独特的车牌号,想必是个不好惹的人物。

  沈悠然秀眉微拧,抿唇下了车,走上前去敲了对方的车窗。

  驾驶座上的男人正在解安全带,准备下车检查车子的情况,听到有人敲车窗,他抬头透过车窗看着沈悠然。

  他缓缓降下车窗,尙未等他说话,沈悠然率先开口:“有纸和笔吗?”

  肖呈不明所以,一脸茫然的看着她,直到沈悠然再次重复了一句“有纸和笔吗”,他才如梦初醒般递了纸和笔给她。

  他刚才从后视镜中看到这个女孩是从后面那辆车上下来的,想必就是肇事者。

  沈悠然熟练的写下一串电话,又写下那个人的名字。

  也许是太过深刻,已经过了三年,她还能将那个人的电话号码倒背如流。

    她将纸和笔还给肖呈:“车子是我撞坏的,我姐夫是顾氏集团的顾瑾琛,有什么事你可以联系他,他会给你赔偿。”

  她说的毫不拖泥带水,清淡的语气中带着几分盛气凌人,说完便转身走了。

  肖呈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他从后视镜中看了一眼坐在后排的男人。

  男人冷峻的脸庞面无表情,下颌紧绷在一起,乌黑深邃的瞳孔似有不悦。

  他嗫喏道:“季总……”

  这一幕被另一辆车上的人看见,驾驶座上的男人正是许氏的少爷许承衍。

  他盯着沈悠然看了半晌,确定没认错人后,亢奋的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他的副驾驶座上坐着一个打扮的妖艳的女人,女伴娇媚的偎了过去,将他的手机拿走,撅着小嘴道:“衍,跟我在一起你还要给谁打电话?”

  许承衍是世家子弟,但也是名副其实的花花公子,换女伴的速度如同换衣服。

  他长得风流倜傥,在女人身上也从不吝啬,所以很多女人都甘之如饴的做他的女人,哪怕只是一天。

  女伴见他要打电话自然是不依,说不定明天许承衍就将她甩了。

  所以在他身边待的每分每秒她都得看紧了,免得被别的女人抢了去。

  许承衍看着沈悠然上了车,转头问女伴要手机:“快把手机给我。”

  他的女伴看出了苗头:“你认识那个女人?”

  “认识,还特熟。”许承衍从她手中拿过手机,喜滋滋的翻到顾瑾琛的电话,拨号的手指顿了顿。

  若是他没有看错,沈悠然撞的那辆车是季锦川的。

  他想了想先打了帕林饭店的电话订了一个包厢,然后拨了顾瑾琛的电话。

  顾氏总裁办公室。

  顾瑾琛埋头翻阅文件,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放下笔,伸手拿过看了一眼上面显示的名字,接通了电话:“有事?”

  许承衍亢奋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过来:“顾大总裁,顾大忙人,我刚才看到沈悠然了!她回来了!”

  顾瑾琛呼吸一顿,是了,今天是她的归期。

  他刻意不去想,不去问,一味的用工作来麻痹自己,但许承衍的这通电话将他拉回了现实。

  他单手合上文件,淡淡的应道:“嗯。”

  “她这一回国就给你招惹了大麻烦。”

  许承衍的声音带着幸灾乐祸,顾瑾琛默不作声,静等着他的下文。

  许承衍也不等他问,将刚才的事情讲述了一番。

  他听闻后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应了一声“我知道了”。

  许承衍对他的反应很不满意,特意强调了对方是季锦川。

  在A市没有人不知道季锦川是谁,二十二岁进入商场,二十四岁接任中盛集团执行总裁一职,是商界的翘楚。

  名下产业涉及广泛,几乎垄断了A市的所有经济权脉。

  如今不过二十八,身价已是令人无法估计。

  只要是浸淫商场的人都知道,季锦川在商场上杀伐果决,必要时刻具有一定的雷霆手段,此人得罪不得。

  许承衍邀功似的道:“哥们儿我很讲义气,已经在帕林饭店给你订好了包厢。”

  挂了电话,顾瑾琛沉默了片刻,拨了内线电话,电话那端是他的助理。

  电话接通后他说道:“帮我约中盛集团的季总晚上一起吃饭。”

  张特助应道:“好的,顾总。”

  总裁办公室位未于二十八楼,顾瑾琛站在落地玻璃窗前,他穿着白色的衬衫,衣袖挽起,露出结实的小臂。

  他清楚的记得,三年前沈悠然出国前的那个夜晚,她烧毁了两人的照片,丢掉了与他相关的所有东西,决绝的语气充满了恨意。

  “顾瑾琛,但愿我们此生再也不相见。”

  他闭了闭眼,轻轻地呢喃:“悠悠……”

  ……

  沈悠然一直坐在后排阖眼假寐,等老王说了一句“到了”她才睁开眼。

  老王下车替她拉开车门,她看着眼前的宅子忽然间怔住了,秀气的眉目微微一蹙:“到顾家来做什么?”

  老王不卑不吭的答道:“大小姐说三年没见着您了,让我接您到顾家一起吃饭。”

  沈悠然轻抿着淡色的唇,三年了,若不是沈老爷子的八十岁大寿,她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回来。

  无论是加州,还是英国,或者是加拿大,只要不是国内,她都愿意待一辈子,哪怕是孤独终老。

  顾家的下人领着她进了客厅,沈舒娜正从楼上下来,看到站在玄关处的沈悠然,脸上扬起高兴的神色。

  “悠然,你终于肯回来了。”

  沈悠然出国的那日,沈舒娜去机场送她,她的双眸里透露着灰败和绝望:“我不会再回来了,我也不会祝福你们。”

  再有一个礼拜就是顾瑾琛和沈舒娜的婚礼,既然不能挽回,她只能选择逃避。

  出国后,她断了所有人的联系,甚至连MSN都许久不曾登录过。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打电话给沈耀庭,需要一大笔钱,这才跟家里人有了联系。

  三年不见,已嫁为人妇的沈舒娜比以前更加的漂亮。

  她穿着一身浅青色的旗袍,领口处绣着精雅的兰花,高叉处露着雪白修长的双腿。

  她将以前的长发剪短了,精致的发梢微卷,染着栗色,衬得她的皮肤白皙红润,看上去时尚又漂亮。

  她缓缓从楼梯上下来,身上带着豪门千金该有的温婉气质。

  “姐。”沈悠然轻唤道,少了以往的柔软撒娇。

  沈舒娜下了楼梯,拉着沈悠然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

  她清瘦了许多,整个人像似只剩下了骨头架子。

  沈舒娜心疼的道:“在加州过的不好吗?”

  “没有不好,一切都挺好的。”每当别人问她在加州的情况,她都是这一句“挺好”。

  沈舒娜知道她性子倔,若是她不愿意说,问也是白问。

  见沈悠然眼底有疲倦之意,她说道:“去楼上客房休息一会儿,睡醒后我让下人给你做最喜欢吃的菜。”

  “嗯。”她确实是累了,应了一声上了二楼,对于顾家她并不陌生,熟门熟路的到了客房。

  她进了浴室洗了个热水澡,从浴室出来吹干头发,上床躺下,渐渐阖上眼睛。

  这一觉她睡的并不安稳,还是和平时一样,做着光怪陆离的梦。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