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总裁和他的小娇妻
继续看书
男主宠妻狂魔,从小宠到大,超甜!京味高干文,京城出了大新闻,乔爷养了十二年的小媳妇跑了,连儿子都不要了!二十岁前,他把她宠上天;二十岁后,他把她和小包子宠上天。从此,京城乔爷,眉间心上,唯独一人。

《傲娇总裁和他的小娇妻》精彩片段

  京城,冬季。

  万物肃杀,白露为霜。

  妇产科外的走廊上。

  叶佳期一手拿着化验单,一手轻轻抚摸着隆起的肚子。

  肚子里的宝宝已经七个多月了,等他生下来,她就带着他去国外。

  这个小家伙来得有点意外——

  二十岁生日宴上,她喝醉了,一不小心就爬了男神乔爷的床。

  那一晚真是不堪回首,喝醉酒的她热情而狂野,妖娆如野猫。

  她啃着他的唇,扯掉他的纽扣,抽去他的皮带,缠住他的腰。

  后来,也不知道是她压着他,还是他压着她。

  酩酊大醉时,她连“老公”都喊了。

  后来想想,觉得自己真够不要脸的。

  腹中的小家伙动了一下,叶佳期唇角上扬,浮起甜甜的笑意,露出两个小酒窝。

  “小混蛋,你爸不要你咯。等你生下来,妈妈带你去新西兰,给你找个帅爸爸,你要乖乖的。”

  叶佳期抚摸着肚子,小家伙不满地踢了踢她。

  “嘶……”

  叶佳期倒吸一口凉气,这小混蛋,还真毫不客气。

  哼,她又没说他爸的坏话,他这么激动干什么!

  还没生呢,就这么向着乔斯年?!

  走廊上充满消毒药水的味道,一阵一阵,刺鼻难闻。

  医院走廊的窗户上蒙着一层浅浅的水雾,透过水雾往外看,外头树影斑驳。

  不知道为什么,叶佳期的眼皮子跳得厉害。

  “就是她,带她去手术室!”

  忽然——

  身后传来冷漠而低哑的声音,没有等叶佳期反应过来,胳膊被拽住!

  “唔……”

  一块湿手巾捂住她的嘴巴,叶佳期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用力挣扎。

  两个戴着口罩、穿着黑色外套的男人将叶佳期往手术室拖,不顾叶佳期的反抗。

  “做掉她的孩子,动作麻利点!”

  叶佳期被迅速按在手术台,手术室的门倏地关上——

  一个女医生面无表情地站在手术台前。

  “不,谁也不许动我的孩子!”

  叶佳期歇斯底里,眼中是震惊和惶恐。

  她低头就去咬男人的手臂,眼睛猩红。

  不,不行,她的孩子已经七个月了。

  谁也不能动她的孩子!

  谁也不可以!

  浑身血液逆流,叶佳期眼睛通红,拼命挣扎。

  “谁也不许动?如果是乔爷要做掉你的孩子呢?!”男人冷漠的声音响起。

  “乔爷?不可能,不可能!”

  她怀孕的消息瞒得很紧,乔斯年不可能知道!

  他们睡了的那一晚后,乔斯年一句话都没有说,第二天天没亮就飞去了英国。

  乔宅的老管家说,乔爷这是去英国跟女朋友负荆请罪了。

  乔斯年在国外有个女朋友的事,她是听说了的。

  如果没有记错,那个美人叫方雅。

  听说很标致,很好看,乔爷可宠着了。

  自那一晚后,她不敢再给乔斯年打电话,他也再没有给她打过电话。

  男人忍着手臂的痛意,甩开叶佳期,伸手拨通了电话,开了免提。

  尖锐而刻薄的女声从里面传来——

  “叶佳期,你还不死心?你可真够不要脸的!”

  “当年要不是乔爷看你可怜收留你,你哪会有现在的生活?”

  “你不知恩图报,还贪图乔爷的家产,年纪轻轻不要脸。明知乔爷有心上人,还爬了乔爷的床。”

  “乔爷知道你怀孕了,可他不稀罕你生的小东西!”

  “叶佳期,你就这么缺男人吗?”

  “你要真缺男人你跟乔爷说啊,乔爷保证给你找几个壮汉满足你!”

  一句一句刺耳露骨的数落传到叶佳期的耳边。

  她摇头,脸色在一瞬间苍白。

  双手在颤抖,浑身发凉。

  “你现在怀了个孩子,自以为就能威胁乔爷了?你听着,乔爷不需要你给他生孩子,想给他生孩子的人从京城南排到京城北,你算什么东西。”

  “没名没分,未婚先孕。叶佳期,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听好了,乔爷让我告诉你,他不需要你生的孩子!”

  “不需要!”

  脑子里一片空白,到后来,她什么都听不清了,只听得到“嗡嗡”的声响。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多久,很快,戴口罩的男人按断电话。

  “动手!”男人吩咐女医生。

  “谁也不能动我的孩子!”叶佳期拼命反抗。

  她也没打算让乔斯年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更没有什么分家产的想法!

  但宝宝是她的,谁也不允许动!

  他不要宝宝,她要!

  “妈的!”男人被激怒,反手打晕了叶佳期。

  脑袋钝钝的,眼前一黑,叶佳期昏了过去。

  八岁那年,她被后妈赶出家门,十四岁的乔斯年用一根棒棒糖将她骗回了家。

  自那时起,她就赖上了他。

  走路跟着,吃饭跟着,就差洗澡也跟着。

  那时家里上上下下都叫他“乔少”,她也没大没小地跟着叫。

  后来的乔斯年权势滔天,身份矜贵,在京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来来往往的人都叫他“乔爷”,她也跟着没大没小地叫。

  十八岁那年,她第一次跟他表白,嘻嘻哈哈装作不在意:“乔爷,你觉得我怎么样?你娶我好不好?”

  他俊眉微挑,头也不抬:“不怎么样。”

  “可是我挺想给你生猴子的。”

  “你这话已经说了很多遍。”

  “可我只说给你一个人听。”

  乔斯年并没有感动,从她的身边离开:“我不喜欢听空话和假话。”

  后来,她就一脸挫败地跑走了,好几天没有理乔斯年。

  第一次表白,就这么被拒绝了。

  乔爷说话,还真不客气。

  她明明是认真的,到他这儿就成了虚情假意。

  她喜欢他,真得不是假的!

  不是假的啊!

  手术台上,叶佳期毫无知觉,脑子里断断续续地过滤着片段。

  一点一点的记忆在脑中融化……

  如果再给她一次选择,她宁愿没有遇见他。

  永远都没有遇见。

  女医生戴上手套,打开冰凉的仪器,脸色极其冰冷。

  作为回避,两个男人走了出去。

  仿佛,昏睡了整整一个世纪。

  潜意识中,双腿间传来阵阵痛意,腹中有小生命在一点点抽离……

  三年后。

  京城,兰斯特酒店。

  6888包间里,烟雾缭绕,音乐声、媚笑声、骰子声震耳欲聋。

  桌子前站着一个女孩子,与整个包间的气氛格格不入。

  “小妞,你只要给爷示范下这安全套怎么用,我就全买了。”

  男人一脸邪笑,吐了一口烟,眯起眼睛看着站在面前的小妞。

  叶佳期也不紧张,笑得花枝招展:“爷,你真会开玩笑,这个还要我示范吗?”

  “我就是小本生意,赚点生活费,您看行吗?今晚我给您买五送一?”叶佳期从背包里拿出全部的安全套,“像爷您这样的,一夜五个肯定用得上。”

  “这妞嘴真甜,这么会说话!”

  包间里的几个男人大笑,有人的手不自觉地往叶佳期伸过来。

  叶佳期灵巧地躲过,小小的瓜子脸上依旧满面春风。

  “那你陪我们喝一杯酒,喝完了,你这里的套我全买了!嫌少的话,你这人,我也买了!”男人财大气粗地吼了一声。

  说着,他就往一只空杯子里倒满了酒。

  这样的顾客,叶佳期见多了。

  她也不拒绝,接过酒杯就喝。

  但,她可不是真喝。

  从前在学校不学好,跟着小混混们学了几招,只要用点障眼法,将酒偷偷倒进袖子里的海绵中就好。

  沙发上,一个男人邪笑地拿起一只套套。

  “小妞,这玩意儿,你用过吗?”

  叶佳期放下酒杯,笑了笑:“爷想跟我聊天的话,我们改天?今天就不陪您唠嗑了,我还要赶时间。”

  “韩少,你这是被人家拒绝了。”包间里哄堂大笑。

  “这他妈就尴尬了。”

  “爷,您看,一共两千块钱,您是现金呢,还是刷卡?”叶佳期小心翼翼地问。

  要不是卖这玩意儿利润高,她才不会来这种地方。

  男人眯起眼睛,好整以暇地看着叶佳期。

  他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

  叶佳期被他看的浑身发毛,头皮发痒。

  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爷,都不行吗?都不行的话,那就……微信支付?”叶佳期陪着笑脸。

  说着,她指了指背包上的二维码:“可以扫码。”

  有钱人,真难伺候!

  面前的男人迟迟不说话,脸部表情越来越僵硬,甚至……有些阴狠。

  包间里烟雾缭绕,气氛有些暧昧。

  叶佳期倒退了两步,双手紧紧攥住背包系带。

  一,二,三……

  心中默数到“十”的时候,眼前被称作韩少的男人,一把拽过她的手腕,将她猛地拉到沙发上来!

  “啊!”叶佳期头撞到了茶几,疼得皱眉。

  这韩少掀开她的衣袖,发现了她藏酒的秘密。

  “在你韩大爷面前耍花招,本事可不小。”

  男人吸了一口烟,捏着叶佳期的下巴,眼中闪烁着阴冷和愠怒。

  “不……”叶佳期想辩解。

  下巴被捏的有些疼,她拼命拽男人的手,但她挣脱不开!

  就在她自认倒霉想开口服软的时候。

  “放开她。”

  三年后。

  京城,兰斯特酒店。

  6888包间里,烟雾缭绕,音乐声、媚笑声、骰子声震耳欲聋。

  桌子前站着一个女孩子,与整个包间的气氛格格不入。

  “小妞,你只要给爷示范下这安全套怎么用,我就全买了。”

  男人一脸邪笑,吐了一口烟,眯起眼睛看着站在面前的小妞。

  叶佳期也不紧张,笑得花枝招展:“爷,你真会开玩笑,这个还要我示范吗?”

  “我就是小本生意,赚点生活费,您看行吗?今晚我给您买五送一?”叶佳期从背包里拿出全部的安全套,“像爷您这样的,一夜五个肯定用得上。”

  “这妞嘴真甜,这么会说话!”

  包间里的几个男人大笑,有人的手不自觉地往叶佳期伸过来。

  叶佳期灵巧地躲过,小小的瓜子脸上依旧满面春风。

  “那你陪我们喝一杯酒,喝完了,你这里的套我全买了!嫌少的话,你这人,我也买了!”男人财大气粗地吼了一声。

  说着,他就往一只空杯子里倒满了酒。

  这样的顾客,叶佳期见多了。

  她也不拒绝,接过酒杯就喝。

  但,她可不是真喝。

  从前在学校不学好,跟着小混混们学了几招,只要用点障眼法,将酒偷偷倒进袖子里的海绵中就好。

  沙发上,一个男人邪笑地拿起一只套套。

  “小妞,这玩意儿,你用过吗?”

  叶佳期放下酒杯,笑了笑:“爷想跟我聊天的话,我们改天?今天就不陪您唠嗑了,我还要赶时间。”

  “韩少,你这是被人家拒绝了。”包间里哄堂大笑。

  “这他妈就尴尬了。”

  “爷,您看,一共两千块钱,您是现金呢,还是刷卡?”叶佳期小心翼翼地问。

  要不是卖这玩意儿利润高,她才不会来这种地方。

  男人眯起眼睛,好整以暇地看着叶佳期。

  他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

  叶佳期被他看的浑身发毛,头皮发痒。

  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爷,都不行吗?都不行的话,那就……微信支付?”叶佳期陪着笑脸。

  说着,她指了指背包上的二维码:“可以扫码。”

  有钱人,真难伺候!

  面前的男人迟迟不说话,脸部表情越来越僵硬,甚至……有些阴狠。

  包间里烟雾缭绕,气氛有些暧昧。

  叶佳期倒退了两步,双手紧紧攥住背包系带。

  一,二,三……

  心中默数到“十”的时候,眼前被称作韩少的男人,一把拽过她的手腕,将她猛地拉到沙发上来!

  “啊!”叶佳期头撞到了茶几,疼得皱眉。

  这韩少掀开她的衣袖,发现了她藏酒的秘密。

  “在你韩大爷面前耍花招,本事可不小。”

  男人吸了一口烟,捏着叶佳期的下巴,眼中闪烁着阴冷和愠怒。

  “不……”叶佳期想辩解。

  下巴被捏的有些疼,她拼命拽男人的手,但她挣脱不开!

  就在她自认倒霉想开口服软的时候。

  “放开她。”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