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第一神功
  • 苍穹第一神功
  • 分类:玄幻奇幻
  • 作者:尘山
  • 更新:2022-09-28 18:28:00
  • 最新章节:第四章 反差
继续看书
景言曾是景家最优秀的天才,十六岁突破武道九重天踏入先天之境,整个东临城无人能比,却莫名其妙在进入神风学院后境界跌落,成为笑柄。 解开乾坤戒封印,重新崛起,最终制霸天元大陆,成为无数武者仰望的存在。

《苍穹第一神功》精彩片段

  东临城,位于蓝曲郡最西方。

  “东临城,看景家,景家威名震四方!”

  “景家强,景家旺,景家天才名远扬!”

  一年前,这两句话在整个东临城,连三岁小儿都知道。

  这两句话的由来,就是因为景家出了一个武道天才,景言。

  景言五岁踏入武道,六岁成为武道三重天境界的武者,八岁成为武道六重天的武者,十二岁成为武道九重天的武者,十四岁便突破武道九重天境界,成为先天境界强者。

  要知道,在整个东临城,先天境界的强者数量都不是很多。即便是东临城的几个大家族内,先天境界的强者也不过十人左右。

  一名十四岁的先天强者出现,震动整个东临城那是必然的。

  在景言十六岁的时候,便成功的进入蓝曲郡三大学院之一的神风学院学习,也是整个东临城,最近十年内唯一一个进入三大学院的武者。

  那时候,景言的光辉,照耀整个东临城,他就是景家的荣耀,被每一个景家子弟每日挂在嘴边。虽然只有区区十六岁,可是景言当时就已经是东临城无数年轻武者的榜样。

  可是,就在一年前,景言却被神风学院驱逐,不得不回到家族内。

  进入神风学院修炼,却被强制驱逐,这种情况可不多见。所以消息一传开,不仅景言自己被东临城的武者嗤笑,连带着景家,都成为别人茶余饭后嘲笑的对象。

  而景言被驱逐的原因,却是武道境界的跌落。

  没错,进入神风学院不到半年时间,景言的武道境界,不仅没有继续提升,而是在跌落,从先天境界,直接跌落为武道九重天境界。

  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几乎每过一个月的时间,景言的武道境界就会跌落一层。到现在,景言只剩下区区武道三重天境界的修为了。

  在刚回到家族的时候,景家的高层人物,还专门为景言召开多次会议,想要找到景言境界跌落的原因,可最终却没有成功。景家耗费了大量的资源,也无法阻止景言武道境界的跌落,所以最后只能放弃。

  现在景家人再提到景言,发出最多的声音,就是一声沉重的无奈的叹息。

  曾经最闪耀的明星,如今却是落到无人问津的地步。

  景家宅院的一处别院内,景言就住在这里。

  当初景言光彩夺目的时候,每天都会有景家的武者,来这个小院拜访景言。而现在,整个别院都是一片死寂,似乎连鸟儿的踪影都见不到的样子。

  房间内,景言盘坐在床榻之上。

  “呼!”

  刚刚运功一周天的景言,慢慢睁开眼睛,嘴角一抹苦笑浮现出来。

  “还是那样啊!”景言轻轻摇了摇头,“刚刚修炼出来的元气,马上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到底是什么地方出现问题了呢?”

  景言也无奈的很。

  如今的自己,每次运功修炼,也会产生元气,但是每次产生的元气,都会在运功结束的几个呼吸时间内,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武者运功修炼,正常的情况是产生元气,然后将元气储存在体内。随着元气越来越多,武道境界也会逐渐提升。可是景言的身体,就好像一个瓶子底部破了一个洞,再也存不住元气了。无论修炼出多少元气,都会从这个洞内流逝掉。

  景言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

  出现这种情况,是在他进入神风学院的第三个月,起初的时候,景言还没有太在意,可是在几个月时间里境界从先天跌落到武道九重天,景言就知道,是自己的身体出问题了。

  寻常人若是经历这种大起大落,恐怕早就自暴自弃了,但是景言没有,他甚至从未产生放弃武道的念头。就算境界不断的跌落,景言仍然每日坚持修炼,哪怕每天辛苦修炼出来的元气只能保留几个呼吸时间,他也不曾懈怠一天。

  “难道,我真的会变成普通人吗?”景言看了看暮色降临的天际,“不!我不信!我一定可以重振旗鼓,重回巅峰。”

  “继续修炼!”景言站起身,稍微活动了一番,马上又盘坐下来,继续运功。

  时间如流水,缓缓消逝,渐渐的夜色消散,黎明的曙光倾洒下来。

  一整夜的时间,景言将功法运转了足足六个周天,修炼出不少的元气。

  “别消失,别消失啊!”

  在收功的同时,景言心中默默念着。

  “唉,还是一样。”感觉到刚刚修炼出的元气以惊人的速度消失,景言再次的摇摇头。其实他也知道,元气不散的可能性很低,但是每一次运功后,景言都会给自己一次希望。

  希望一次次破灭,然后一次次产生,就这样周而复始。

  “嗯?”

  就在景言准备起身,到院子中活动筋骨的时候,他的意念微微一动,察觉道了不同寻常的一种感觉。这一次元气消散,似乎与以往不是完全相同的。

  “这是怎么回事?”

  景言的目光很快就落在手指上戴着的一枚戒指之上。

  这枚戒指,叫做乾坤戒,是一年多钱,景言的爷爷留给他的。景言的爷爷景天,生前曾是景家的家主,在一年前才去世。景天去世时,景言就在景天的身边,景天亲手将乾坤戒交给景言,要求他务必保管妥当,绝对不可以遗失。景天虽然没有说这枚戒指究竟有什么意义,但是景言却知道,这枚乾坤戒极其的重要。

  所以,在得到乾坤戒后,景言从未将乾坤戒从手指上拿下来,无论吃饭睡觉,他都一直戴着。

  而这枚乾坤戒落到景言手中后,也从未出现过什么异常的变化。

  此时此刻,乾坤戒上,却是微微闪动着一层乳黄色的光晕。

  因为戒指从来没有这种变化,所以景言微微凝眉,死死的盯着乾坤戒。他能从乾坤戒上,感觉到一股淡淡的温热。

  起初的时候,温热的感觉,还仅仅是停留在手掌附近,可是在几个呼吸后,温热的感觉,却传遍景言的全身。戒指表面散发出的乳黄色光晕,不仅没有消失的迹象,而是相反的越来越盛。

  “怎么回事?”

  景言心中一紧,他连忙催动元气想要保护自身,他的境界虽然不断跌落,可此时仍然有武道三重天的修为,元气还是颇有威势的。但是当景言努力想要将元气催动到体表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元气居然被乳黄色光芒直接吞吃。

  发现了这一点,景言真的微微有些慌乱了。人最恐惧的,通常都是未知的东西。

  此时此刻,景言完全不清楚包裹自己全身的乳黄色光芒究竟是何物。不过,虽然微微的有些惊慌,但是景言仍然能保持冷静,因为到目前为止,乳黄色光芒并没有对他的身体造成伤害,除了将自己催动的元气吞吃吸收掉这一点。

  “轰!”

  就在景言心中念头转动思索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一股可怕的能量,猛的向着景言的脑海冲击而去。

  几乎就是瞬间,景言全身衣衫,都被汗液浸透。当这股可怕的能量涌入景言的脑海,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仿佛要将景言的脑袋都撕裂开。那种痛苦,仿佛来自灵魂深处,不是一般人类可以忍受的。

  即便是景言,都将牙齿咬得咯嘣响,嘴唇都被咬出血来。

  不过,这阵痛楚来的快,去的也快。大约不到呼吸时间,痛楚就好像潮水一般消散,转眼就无影无踪。

  景言看了看自己的房间,这时候从乾坤戒上散发出的乳黄色光晕也同样消失了,就好像从未出现过。

  “难道我产生了幻觉?”

  景言有些不确定自己刚才见到的和体会到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了,不过这种怀疑,随后就被他在自己脑海中发现的东西驱逐掉。

  “这又是什么?怎么进入了我的脑海?”景言瞪大眼睛。

  他脑海中多出来的东西,就好像是一部分记忆,不过这部分记忆,景言可以确定绝对不是属于他的。只是,现在这部分记忆,似乎已经与他自己的记忆融合到了一起。

  但是,当景言想要看清楚这部分记忆的时候,又有些恍惚,就好像一件事情发生过了很长时间,记忆有些模糊不是那么真切的感觉。

  虽然不能看清这部分记忆的详细情况,可模模糊糊的,景言也掌握了一部分。

  “苍穹第一神功?”

  景言在掌握的部分记忆中,发现了这几个字。

  “对,小家伙,看来你的领悟能力不错嘛,以现在的境界,就能领悟出一部分。”这时候,一道声音在景言的背后传来。

  听到声音,景言全身都是一震,脸色也随之一白。

  因为,景言万万没有想到,在自己的房间内,居然还有另外一个人,他甚至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时候进入自己房间的。

  景言可以确定一件事,就是自己的房间房门和窗户,一直都没有打开。景言现在的境界是跌落了很多,可如果有人要进入自己的房间,也必须打开房门或者窗户,而一旦房门或者窗户被打开,他景言绝对不会毫无知觉。

  那么,这个人,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唰!

  景言,随即一个转身,悄然中吸了一口气,竭尽全力让自己的心绪平复下来。

  景言一转身,就看到一名白发老者,正脸上带着笑容,目光盯着自己。

  “你是什么人?”景言望着白发老者,他并不认识这名老者,记忆中似乎家族内,也并没有这样一位长辈。

  在说话的同时,景言就暗中想要查探白发老者的实力,但是却没有任何收获。也就是说,要么这白发老者是普通人,要么则是境界达到了很高的程度,让他根本就无法发觉。

  要知道,景言之前也曾踏入过先天境界,五感是颇为强大的,想要在他面前让他毫无所觉,那绝对不是一般武者能够做到的。

  “嘿嘿,不要紧张,小家伙,我对你可没有恶意。”白发老者笑着说道,“我叫天水,你可以叫我名字天水,也可以叫我前辈,对于称呼,老人家我并不在意。”

  “至于我的来来历……”天水指了指景言手上戴着的戒指。

  “其实我现在只剩下一缕魂魄,而我的魂魄,一直留在这枚乾坤戒内。说起来,也多亏你这个小家伙打开乾坤戒的封印,不然我还不知道要昏睡到什么时候。哇,还是这外界的空气好,我老人家以后就可以常常到这外界来透透气了。”天水缓缓说道,神情振奋。

  “我打开了乾坤戒的封印?”景言微微一愣。

  景言当初从爷爷景天手中得到乾坤戒的时候,其实就有一种感觉,这枚乾坤戒不简单,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是一枚封印的戒指。

  现在听这位天水所说,看来正是因为自己打开了乾坤戒的封印,所以刚才乾坤戒上才出现乳黄色的光晕。

  那么……

  自己脑海中多出来的东西,也应该是乾坤戒带给自己的。

  “对,确实是你打开了乾坤戒的封印,要打开封印,需要吸收一些能量,这一段时间,你不断的给乾坤戒注入元气,到今天才将封印打开。”天水眯着眼睛说。

  “什么?”

  “难道我的境界不断跌落,就因为这枚戒指?”景言原本就非常聪慧,当即就想到自己境界莫名其妙跌落的原因了,他愤怒的看向天水。

  要不是这个该死的戒指不断吸收自己的元气,自己怎么会跌落境界,怎么会被神风学院驱逐出来。自己落到今天这种窘境,居然全部都是因为这一枚戒指。

  景言念头一动,立刻就全部明白了,自己境界开始跌落,确实是因为从爷爷景天手中得到这枚乾坤戒之后。只是因为景言从未怀疑过一枚戒指还能吸收自己的元气,所以根本没有将原因往乾坤戒上去想。

  “哈哈,小家伙,你可是走大运了。不过,这也是注定的,乾坤戒的封印,可不是一般人能打开的,必须满足极其复杂的条件。先不说这个,你只需要知道,你走大运了。”天水眨动着眼睛说道。

  “走大运?”景言气息一凝,翻了翻白眼,“我现在只剩下武道三重天的修为,你居然说我走大运了?”

  景言十四岁便踏入先天之境,十六岁进入蓝曲郡三大学院之一的神风学院修炼,何其耀眼?

  如今就因为这一枚倒霉戒指,让自己的境界不断跌落,几乎沦为废物!若是稍微意志不够坚定的人经历这样的事情,恐怕早就疯掉了。

  现在,面前这位叫天水的老头居然说自己走大运了,这尼玛大运从何而来?

  若不是因为对方身份神秘,景言都有一巴掌扇过去的冲动了。

  “当然!”天水看到景言的脸色不好看,他咧嘴笑了笑道,“小家伙,先不要着急!你可知道这枚乾坤戒的来历?”

  “乾坤戒来历?我只知道这是我爷爷留给我的遗物,并且爷爷叮嘱要我小心保管。”景言看了看手指上戴着的戒指,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将戒指拿下来。

  不过,从天水的话中可以听出,乾坤戒的封印已经打开,也就是说戒指吸收了足够的元气,以后应该不再需要吸收自己体内的元气。那么,自己可以重新将境界修炼起来。

  “戒指确实是你爷爷留给你的,但是这枚戒指的来历可不那么简单。”天水眯着眼睛说道。

  “那乾坤戒指到底有什么来历?”景言对戒指的来历,其实并不是很感兴趣,他找到了自己境界跌落的原因,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抓紧时间修炼。

  不过,面前这位叫天水的老者似乎颇为不凡,居然能让自己的一缕神魂藏在戒指内。其生前,一定是非常强大的武者。

  “四千年前,这枚戒指的主人,就是我!”

  “而我,在四千年前,是这片大陆的第一强者。”天水微微笑着说道。

  “什么?”景言闻言,瞳孔一缩,微微一愣。

  他一时间,真的是没有反应过来。

  面前的天水说的是,在四千年前,他是这片大陆的第一强者,这是什么概念?

  天元大陆,何其庞大?景言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能将整个大陆走一遍。别说一个大陆,就是在蓝曲郡,也没有几个人能走一遍吧?

  而据说,天元大陆上,一共有九十九个郡。蓝曲郡,只是其中很普通的一郡。就是蓝曲郡第一强者,那样的身份,也足以令无数人惊叹和仰慕了。那么,大陆第一强者,到底得有多强?

  “当然了,四千年前我虽然是这枚戒指的主人,可我也不是制造这枚戒指的人。我得到这枚戒指后,也得到了戒指中隐藏的功法,就是刚才你所接触的那种功法。”天水看着景言,有些唏嘘,似是忆起往事。

  “苍穹第一神功?”景言眨了眨眼睛。

  他接触的信息很模糊,只能约莫看到不多的内容,‘苍穹第一神功’这几个字,就夹在在这些信息之中。

  “对!”天水点点头,“这是一种极为逆天的神功,我不知道完全领悟这种功法后,修为会达到怎样的境界。但是我可以确定,只要能领悟出苍穹第一神功的前面三重,就能踏上整个大陆的巅峰。因为,当年我就领悟了三重功法,成为大陆第一强者的。”

  “我隐约的能感觉到,这功法在三重后,至少还有三重,甚至更多。”天水目中露出凝重之色。

  “这些事情你现在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你已经得到了这种功法。也就是说,你有了成为大陆第一强者的潜力。”

  “在我之后的四千年来,你是第一个打开乾坤戒封印的人。这枚戒指,一代代流传,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人之手,但是从来没有人能打开封印,其中就包括你爷爷景天。”天水有些感慨。

  “嗯?”

  “不对啊,你不是说你一直处于沉睡之中,那你又怎么知道我爷爷?”景言突然想到刚才天水说是自己打开戒指封印才将他唤醒。

  “笑话,我虽然处于昏睡中,但这不是说我对外界发生的事情毫无所知。我沉睡的时候,也可以被动的感应到外面发生的事情。”天水对着景言翻了翻白眼。

  “小家伙,我有些累了,现在你得到功法,抓紧时间修炼试试吧。我保证,你会喜欢的。”说着,天水就消失在景言面前。

  天水现在只是一缕神魂,他没有告诉景言,他的这一缕神魂,其实无时无刻不在溃散。若不是因为有乾坤戒孕育,他的这一缕神魂,早就消散掉了。不过,虽然乾坤戒有孕养神魂的功效,可也只是延缓他神魂消散的速度,迟早有一天,他会彻底消失在天地之间。

  天水消失在眼前后,景言看了看房间,果然找不到天水的踪迹,他又看了看手中的乾坤戒,明白天水的神魂应该是回到了乾坤戒之内。

  景言不知道天水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不知道为何,他觉得天水并没有欺骗他。当然,就算天水欺骗他,他也没有办法反击。反正,乾坤戒内确实隐藏了功法,而现在功法已经被他接收。

  在稍微沉吟后,景言就沉静下来,收敛心神,尝试运转刚刚得到的苍穹第一神功。他所领悟的东西还很少,不过在努力后,还是勉强的可以运转。

  “轰!”

  这一运转,景言当即就吓了一跳。因为,功法才稍微运转,他身体内的元气,就好像沸腾的开水一般涌动起来,这绝对不是一般功法能做到的。

  景言之前修炼的功法已经算是比较不错的了,可是那功法与刚刚得到的苍穹第一神功相比,简直就是垃圾。

  不过呼吸时间,景言就感觉到自己重新触摸到了武道三重天的壁垒,也就是说,他距离武道四重天不远了。

  半个小时的运转后,景言停了下来。

  睁开眼睛,景言目中兴奋的光泽中,夹杂了些许的感慨之意。

  他兴奋,是因为这种功法确实强大无比,使用这种功法修炼,他的进步速度,简直能吓死人。而感慨,则是因为,他身上却是连一枚灵石都没有了。若是有一些灵石,景言觉得自己可能在一天之内就回到武道四重天境界。

  苍穹第一神功虽然强悍,但是也不能平白无故的变出元气来,他还是需要资源提供元气。

  “是哪找灵石呢?”

  景言微微摇了摇头。

  若是爷爷还在世的时候,他可以去找爷爷要灵石。而如今……

  他虽然是上一任族长的孙子,可是如今,他在家族内的地位已经很尴尬了。前几天,景言甚至听到有将他赶出家族宅院的声音。这种情况下,他很难从家族宝库内得到修炼资源。

  不仅是灵石等修炼资源,就连景言之前使用的武器,都被家族强行收回了。因为他的境界跌落太多,所以家族认为他不需要使用那么好的武器。

  “该如何得到大量灵石呢?我想要尽快将境界提升起来,需要的灵石可不会少。”景言皱眉思索着。

  “唉……”

  “想当初,我几乎没有为资源而发愁过,现在却是连一枚灵石都难得到。”景言感叹的微微摇摇头。

  “对了,明天是家族每个月一次的实力测验。任何测验的家族子弟,都能得到一些资源。嗯,这一次测验,我也参加吧。”景言眼神微微一亮。

  虽然说,以他现在武道三重天的修为,得到的资源不会太多,可蚊子再小也是肉,不能浪费了。

  一夜的时间,转瞬即过。

  第二天八点左右,景言就来到家族的演武堂。

  此时,演武堂内,已经有不少家族成员到这里了。每个月一次的实力测验,一般的家族成员,只要有时间,都不会错过。因为就算境界再低,哪怕只有武道一重天的修为,只要参加了测验,都能拿到灵石,只是多少的问题。

  景言一出现在演武堂,就马上吸引了大量的目光。

  因为,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景言都没有来过演武堂了。所以他突然到来,让很多人都感到意外。

  “那不是景言吗?”

  “景言怎么来了,难道他也要参加家族测验吗?”

  “以前,他可不需要参加这样的测验,家族的资源,只要他有需要,就可以随意得到。”

  “嘿嘿,现在与以前可没办法比了,老族长已经不在了,他境界又不断跌落,只剩下武道三重天修为,连我们都不如,来参加测验不是很正常,不然他上哪去找灵石啊?”

  “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心情,以前那时候,我们只有仰望他的资格,现在嘛……”

  大厅之中,一道道议论声,传入景言的耳朵。景言,全部当做没听见,他随意找了个位置,等着测验开始。

  又等了片刻,家族一位长老现身,随手将一块黑色的晶石放在身前。

  这黑色晶石,就是测试武道境界的工具。

  这一次负责测验的长老,是家族的五长老,景裕祥。

  “今天的测验,现在开始。”长老目光慢慢扫视整个演武堂,“我叫过谁的名字,谁就上来测验境界。”

  “嗯?”长老的眼神缓缓移动,突然微微一动,因为他看到了景言,他的目光在景言的身上停留了片刻,却是没有说任何话,便再次的移动开来。

  若是放在以前,这位长老见到景言,一定会马上露出笑容来,亲切的与景言打招呼。而现在,看到了也只当是没看到,可见景言的地位已经滑到了何等地步。

  “景荣,过来测验。”

  “是!”一名黑衣年轻人,快步走向黑色晶石。

  “景荣,武道六重天境界,不错,再接再厉,争取早日突破到武道七重天境界。”长老微微点了点头,鼓励黑衣年轻人说道。

  “二十枚灵石奖励。”长老一挥手,将一小堆灵石送到景荣面前。

  “多谢长老。”景荣满脸笑容恭敬的道谢。

  “景东雨,武道五重天境界,奖励十枚灵石。”

  “景明河,武道六重天境界,奖励二十枚灵石。”

  “……”

  一个个景家子弟,纷纷测验完毕,得到灵石奖励。

  这时候,一道蓝色身影,从外面进入到演武堂。

  虽然测验还在继续,但是这名蓝衣年轻人一出现,便是吸引了不少的目光。这名蓝衣年轻人,叫景川菱。

  “川菱哥!”

  “川菱哥好!”

  “见过川菱哥!”

  大厅中不少子弟,见到景川菱,都热情的打招呼。

  景言和景川菱进入演武堂的时候,都吸引了很多人目光,但是两者的待遇,就完全没有办法相比了。

  景川菱微微点头,在问候声中,慢慢的向前走去。

  “咦?”

  “景言哥?”景川菱,突然看到了景言,目光微微一凝,随后嘴角就露出笑意,加快脚步来到景言面前。

  “景言哥,你来参加实力测验的吗?”景川菱望着景言。

  “是啊,我来测验一下。”景言也看着景川菱,笑着点了点头。

  以前,景言和景川菱的关系,是非常亲近的。景川菱,很多时候都跟在景言左右,那时候家族内有不少人,暗中都说景川菱会拍马屁,会讨景言的喜欢。

  也是事实,景川菱从景言手中,得到了不少的好处。

  不过,在景言被神风学院强制驱逐后回到家族,景川菱对景言,就没有那么亲热了。甚至,从景言回到家族这么久以来,景川菱只去见过景言一次。

  景言当然也知道,景川菱是疏远自己了。

  “景言哥,你可是我们景家的第一天才,不仅是景家,就是整个东临城,你也是第一天才。景言哥,你可不要灰心,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重新回到先天的。”景川菱吸了口气,点点头对景言说道。

  “希望如此。”景言笑道。

  “景言,过来测验吧。”五长老,这时候叫了景言的名字。

  “武道三重天境界,景言,这是两枚灵石,拿着吧,小心使用。”在景言测验完毕后,五长老大声的报出了景言的境界,而后拿出两枚灵石扔给景言。

  “果然是武道三重天境界!”

  “哈哈,景言现在的修为,在家族同龄子弟中,算是垫底了吧?”

  “真是……真不知道他怎么好意思来测验实力的,若是我,我肯定没脸出现在这里的。”

  景言一测试完毕,大厅中,就爆出一片嬉笑声。

  听着这些刺耳的声音,景言只是苦笑了笑,便拿着两枚灵石,默默的向着外面走去。

  “哗!”

  “哇,武道八重天境界,川菱哥,又进步了!”

  “川菱哥就是厉害,上一次测验的时候,还是武道七重天境界,现在就是武道八重天境界了。我看,用不了多久,川菱哥就能突破到武道九重天境界,然后踏入先天之境。”

  “川菱哥,太厉害了。”

  景言走到演武堂正门的时候,就听到身后传来阵阵喝彩声。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