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竟是顶级黑客
  • 前妻竟是顶级黑客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林未央
  • 更新:2022-09-28 18:08:00
  • 最新章节:第003章 周北深
继续看书

结婚两年,姜晚只在电视上见过自己那个传说中的丈夫,所以后来她离婚了。让她没想到的是,离婚第二天,前夫开始频频出现在她视线内,一开始让她救小情人,后来竟说要追她。“周北深,你知道我是谁吗?”她问他。“国际著名Dr.姜,苏老先生关门弟子,顶级黑客J,高端服装品牌创始人,或者说你还有其他身份?说出来我听着。”男人胸有成竹,以为自己已经了解姜晚全部。“其实……”姜晚凑近他,在他耳边轻声说:“我还是你前妻。

《前妻竟是顶级黑客》精彩片段

    民政局,姜晚拿着刚出炉的离婚证走出来。

    

    “少......姜小姐。”管家吴叔脸色闪过一丝尴尬,“这是老爷让我给您的。”

    

    说罢,对方递过来一张银行卡,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姜晚见状,愣了下才说:“不用了,替我跟老爷子说声谢谢,这两年多亏了他的照顾。”

    

    话落,她便径直走到街边,坐上早已等在那里的黑色迈巴赫。

    

    黑色迈巴赫内,姜晚看着车内两人,有些无奈:“大哥二哥,我不过是离个婚,你们至于这么紧张吗?”

    

    “小晚,真离了?”负责开车的言瑾成回头看了眼,仍旧有些怀疑。

    

    姜晚点头,笑着说:“刚领的离婚证,还热乎着。”

    

    话落,她从包里将那本红彤彤的离婚证拿了出来,在两人面前晃了晃。

    

    “离的好!”言瑾成大笑,“这婚早就该离了。”

    

    “不对,这婚从一开始就不该结!”他说。

    

    姜晚看了他一眼,忙道:“二哥,好好开车,我可不想刚脱离婚姻的坟墓,转头进了真坟墓。”

    

    “再说了,这离婚又不是什么好事,你至于这么高兴吗?”

    

    不都说宁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吗?她怎么觉得自己这两个哥哥巴不得她早点离婚呢?

    

    “高兴,当然高兴。”

    

    他点头,又看了眼后座始终没说话的男人:“不止我高兴,大哥也很高兴。”

    

    感受到姜晚看过来的目光,余骁没有反驳的点点头,说:“老二说的没错,这婚从一开始就不该结。”

    

    姜晚叹气,有些无奈:“这是爷爷的遗愿,你们知道的,我不可能违背爷爷的意思。”

    

    听到她提起爷爷,两人都沉默片刻,言瑾成有些埋怨地说:“也不知道爷爷当初究竟是怎么想的,竟然会让你嫁给周北深那个混蛋。”

    

    “你们结婚两年,他完全是把你当成透明人,实在过分!”

    

    要不是姜晚拦着,他早就出手教训那小子了。

    

    面对言瑾成的愤怒,姜晚到是显得平静很多:“也还好吧,这两年算是井水不犯河水,结婚以后他从没来过周公馆,怕是连我这个妻子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说起来还有几分可笑,结婚两年,本该是最亲密的两人,却从没有见过面,换做是谁恐怕都无法接受吧。

    

    但姜晚看得开,她和周北深这段婚姻本就是不情不愿,她为了完成爷爷的遗愿,对方更是被周老爷子逼迫,谁又是真正开心呢?

    

    “早知道那小子这么混蛋,当初说什么都不该让你嫁给他。”言瑾成再次开口,显然对周北深怨气很大。

    

    “爷爷也是,真要让你嫁人,嫁给我也行啊!”他笑笑,随即又道:“不然嫁给大哥也行,总之我们都比周北深那混蛋靠谱。”

    

    姜晚无语,头顶闪过黑线。

    

    “二哥,你就别逗我了行吗?哪有嫁给自己哥哥的。”也不知道二哥这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对此,言瑾成一脸不在意:“咱们又没有血缘关系,怎么就嫁不得了?”

    

    姜晚朝他翻了个白眼,虽说大哥二哥是被自己爷爷领养的,但他们三人从小一起长大,在她心里,他们就是自己的亲哥哥,跟有没有血缘关系无关。

    

    “别闹了二哥,在我心里,你们永远都是我的哥哥。”

    

    言瑾成是开玩笑的,姜晚也没当真,只是两人谁都没有注意到后座始终没说话的余骁。

    

    在言瑾成说让姜晚嫁给他的时候,余骁眼神微动,不自觉看向身旁的女孩。

    

    但在姜晚说完那句话后,他的眼神黯淡了许多,很快又恢复原样。

    

    他将自己那点小心思藏得很好,这么多年,不管是言瑾成还是姜晚,都没发现任何异样。

    

    “不说这些了,离了就好,以后有什么打算?”余骁开口,声音略带磁性,犹如冬日暖阳,让人格外舒服。

    

    “当初你为了结婚选择隐退,这一消失就是两年,外界那些想找你的人都快疯了。”

    

    姜晚闻言叹气,也忍不住有些怀念以前的日子:“消失太久,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记得我这个Dr.姜。”

    

    “当然有。”

    

    余骁看着她,眼里闪着让人看不清的情绪:“你可是世界最著名的脑外科医生之一,不管消失多久,都不会被人彻底忘记。”

    

    “是吗?”姜晚勾起唇角,眼里迸发着跃跃欲试的光,“那就恭喜我重回手术台吧。”

    

    翌日。

    

    周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助理吴宵挂断电话,之后才转头看向坐在办公桌后面忙碌的男人。

    

    “周总,老宅那边来电话,说是离婚证已经办好了。”

    

    闻言,男人忙碌的手没有片刻停顿,“嗯,要了多少钱?”

    

    “吴叔说,一分没要。”他回答。

    

    果然,在听到这个回答后,周北深瞬间皱起眉头:“一分没要?”

    

    “是的,吴叔说老爷子确实有打算给她一笔钱,但对方拒绝了。”连他这个助理都觉得很意外。

    

    毕竟......

    

    听说那女人是从乡下来的,想来条件应该很差,怎么会一分没要呢?

    

    周北深停下翻动文件的手,沉吟片刻后说道:“找到她,将城西那栋房子给她。”

    

    对方这两年安安静静没找麻烦,离婚也很痛快,他自然不会苛待她。

    

    吴宵点头记下,却没急着离开。

    

    “还有事?”见他没走,周北深皱眉问道。

    

    “有的。”

    

    被自家总裁那双漆黑的眸子盯着,他后背控制不住冒冷汗,赶忙说道:“我刚刚接到消息,那个消失两年的Dr.姜,好像重新出现了。”

    话落,吴宵才看见周北深神色发生了变化:“什么时候的事?”

    

    “就今天早上刚收到的消息。”

    

    周北深:“马上让人去查,这一次,不管他上天入地,你都必须把人给我找出来!”

    

    吴宵忙点头:“好的总裁。”

    

    晋安医院。

    

    一大早,医院内部议论纷纷。

    

    “你们说这新来的副主任会是谁呀?男的女的?好不好相处?”

    

    “谁知道呢,反正能空降副主任,要么是技术大佬,要么......”她嘿嘿一笑,意思很明显。

    

    “听说很年轻呢,我觉得靠关系的可能比较大。”

    

    “我觉得也是。”其他人也点头。

    

    毕竟医学这个行业不比其他,经验才是关键,很多人几十年都升不到副主任这个位置,对方一来就是,免不了让人议论。

    

    正议论着,有个小护士快步跑来,“来了来了。”

    

    “是个超级大美女。”她说。

    

    闻言,众人都很诧异,纷纷一起走向脑外科,想要看看这位新来的副主任到底何方神圣。

    

    院长办公室,姜晚从里面走出来,一路上顶着别人异样纷纷的目光,走进专属她的副主任办公室。

    

    关上门,她坐下就开始忙碌,没有片刻停歇。

    

    其实一开始她并不想留在晋城,毕竟她以前都是在国外,不管是从声誉还是习惯来看,去国外都是她最好的选择。

    

    但......

    

    晋安医院这边不知从哪儿找到她的联系方式,给她打来电话,希望她留下。

    

    对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各种诉说晋城这边脑外科发展有多窘迫,要是她留下就可以救下更多人,一时间姜晚有些犹豫。

    

    更何况连大哥二哥都开口希望她留下,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这么年轻?有三十岁吗?”有人诧异,显然不敢置信。

    

    “什么三十岁呀,我听说人家才二十六岁。”

    

    “这怎么可能?”众人都是不敢置信。

    

    “怎么不可能?”有人反问,又道:“别看她年轻,据说是博士毕业呢。”

    

    “而且,你们难道都没有听说过Dr.姜这个名字?”田笑笑不敢置信,这些家伙到底是有多落后。

    

    众人一脸懵,Dr.姜?谁啊?很厉害?

    

    田笑笑见状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自己去外网查,一群无知的人。”

    

    说完,她就小跑着朝姜晚办公室走去,敲了敲门,直到对方说进之后,才走进去。

    

    “Dr.姜,你好,我是实习生田笑笑,院长安排我暂时跟在您身边打杂,有什么需要您可以尽管吩咐我。”她笑着,眼里是崇拜的光。

    

    对方可一直是她的偶像,据说是个超级学霸,从小一路跳级,博士毕业的时候才二十二岁,可谓是天才中的天才。

    

    自己竟然有机会跟在这种大佬身边,哪怕只是打杂,那也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啊!

    

    姜晚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也没心思去猜,“嗯,你好,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田笑笑摇头,她乐在其中。

    

    “那好,麻烦你把医院最近十年脑外科的手术病历整理出来拿给我。”她说着,没等田笑笑反应过来,又继续说:“以及现在医院等待手术的脑外科病人资料。”

    

    刚来医院,她对这里并不熟悉,所以需要尽快知道一切。

    

    “嗯?有问题吗?”没等到田笑笑的回答,姜晚停下忙碌的手,抬头看去。

    

    霎时,田笑笑后背发紧,明明对方看起来十分柔和,她却总觉得有一股强大的气势压迫着她。

    

    “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她立即点头。

    

    姜晚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埋头继续工作,田笑笑也转身离开,去整理对方要的资料。

    

    整个上午,姜晚都在办公室看病历,午饭都是田笑笑担心她身体给她打包带来的。

    

    姜晚一手翻看病历,一手吃着饭,认真的程度已经忽略了还站在办公室的田笑笑。

    

    “Dr.姜,您......一直都这样吗?”她忍不住开了口。

    

    听到声音,姜晚才抽空看了她一眼,“什么样?”

    

    “额......”她愣了一下,“就忙到忘记吃饭呀。”

    

    “还好。”她无所谓的耸耸肩,仿佛没把这当回事。

    

    “您这样是不行的,身体才是......”

    

    话还没说完,一阵急促的救护车声音传来,打断了田笑笑的话。

    

    姜晚皱起眉头,朝她看去,“去看看病人情况,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好,这就去!”

    

    五分钟不到,田笑笑便小跑着进了姜晚办公室,“Dr.姜,您快去看看吧,病人情况非常严重。”

    田笑笑话音刚落,姜晚人已经走出办公室,朝急诊科走去。

    

    两人很快到了急诊科门口。

    

    只见乌泱泱的一群人将急诊科团团围住,隐隐传来哭泣声。

    

    “医生,求求你救救我老公,他才四十五岁啊!要是就这么没了,我该怎么活啊!”

    

    “您先别急,我们已经在给您丈夫做检查了,情况到底如何要等检查结果出来才知道。”

    

    田笑笑见状,拉着Dr.姜就朝人群挤了过去,“都让让,医生来了。”

    

    闻言,家属纷纷避开,姜晚也成功进了急诊科。

    

    “什么情况?”没有多余的话,姜晚直接问道。

    

    “车祸,脑部出血,具体出血量还在检查,看情况不太乐观。”急诊科医生不认识姜晚,但看对方挂着脑外科副主任的工作牌,也没多问就介绍道。

    

    “头颅CT报告出来了。”护士喊了一声,将报告递了过来。

    

    急诊科医生接过报告,很快皱起眉头,“情况非常严重,出血量大,颅内压高形成脑疝,必须马上手术。”

    

    姜晚接过去看了眼,点了头,“安排手术吧!”

    

    “可是......”急诊科医生尴尬了,“这种类型的手术咱们医院做不了。”

    

    开颅手术,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送上级医院吧。”他说。

    

    “脑疝形成,压迫呼吸中枢,不马上手术半小时就会死,你确定送上级医院来得及?”姜晚皱眉,郑重道。

    

    “可这也是没办法啊!医院没有医生能做这个手术,不送上级医院又能怎么办?”他也很无奈啊。

    

    “我来!”她说。

    

    “你?”对方看着她,一脸的怀疑。

    

    倒是听说医院空降了一位脑外科副主任,应该就是面前这位吧。

    

    技术能行吗?

    

    “手术?什么手术?”一旁病人妻子到这时才反应过来,一脸的恐慌。

    

    姜晚朝她看去,耐心解释道:“大姐,你丈夫情况非常严重,脑内出血量大,颅内压高形成脑疝,必须马上做开颅手术。”

    

    “什么?”大姐瞪着眼,“不行不行,开颅一听就很危险,万一要是醒不过来怎么办?”

    

    更何况面前这个医生虽然带着口罩,但听声音就很年轻,让她做手术能靠谱吗?

    

    “请您先冷静一下。”姜晚突然拔高声音,让周围瞬间安静下来。

    

    “我能理解您现在的心情,但您丈夫的情况容不得您浪费时间,他必须马上手术。”

    

    “我是晋安医院脑外科副主任Dr.姜,您丈夫的手术由我负责,我可以向您保证,我一定会尽力。”

    

    医生,从来不敢说百分之百,哪怕是她。

    

    “什么Dr.姜?我们压根没听说过。”

    

    “就是就是,你肯定是在吓唬我们,哪有那么严重。”

    

    “对啊,你们医生就是喜欢骗人做手术,就为了多赚点钱。”

    

    大姐本来已经准备签字手术了,但一听身后亲戚这样说,顿时犹豫了。

    

    “嫂子,咱们转院,去大医院。”有人说。

    

    “不能转院!”

    

    姜晚一把拉住对方,厉声道:“这里到最近的上级医院最少两个小时,您丈夫等不了那么久!”

    

    “嫂子,别听她吓唬你。”

    

    “她以为她是谁啊?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想让我们信她,有本事让院长出来给她做担保,不然马上给我们办转院。”

    

    显然,这话让大姐有些意动,要是对方真的能让院长帮她做担保,是不是也能证明对方真有这个能力?

    

    姜晚一阵头疼,都什么时候了这些人还考虑这些,时间就是命啊!

    

    心中无奈,但她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把人转走,这跟杀人有什么区别?

    

    她拿出手机,准备给院长打电话,不管如何救人要紧。

    

    “我替她担保!”

    

    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众人下意识转头看去,只见来人身高一八五,穿着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周身散发着几分不怒自威。

    

    “我是周氏集团总裁周北深,我来替她担保,您觉得行吗?”他看向面前的大姐,沉声问道。

    

    周氏集团!周北深!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